景区复工难:开业成本高、门票减免压力大、投资风险增加
文旅要闻 凤凰网旅游 2020-04-03 16:40:26
  3月30日,继电影院复业踩下“急刹车”之后,国内多地室内景区、娱乐场所近日也发布公告,再次暂停开放。此前,来自文旅部的有关信息显示,截至3月16日,全国已有28省区市3714家A级恢复对外营业,复工率超过30%,已恢复开放景区主要为山岳型景区、开放型景区和市民公园等室外场所。
  
  湖北荆门主打赏樱的景区错过了主要花期,门票收入抵不上人工成本的零头;河北部分景区尚在准备开业,春节投资的很大一部分打了水漂;陕西安康地区民营景区在门票减免大趋势下经营压力加大,复工不如继续歇业划算……各地景区景点在复工或准备复工过程中遇到了各自不同的难题。
  
  国内旅游业有序复工复产已成大势所趋,近期,凤凰网旅游将推出“旅业复工记”系列报道,及时跟进国内旅游企业复工复产步伐。
  
  01. 门票收入不抵人工成本零头
  
  位于湖北省荆门市曾集镇雷都村的樱花部落景区开放后,客流量并不理想,营业10天,游客大概也就六七千人,不足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去年,景区在开放的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里,门票和餐饮娱乐收入大概有300万。从目前的情形看来,今年根本就不可能达到这个数额的营收了。
  
  该景区负责人许爱思对目前这样的情况感到忧虑,“进园赏花的人在天气好的周末会多一些,遇上下雨天,游客就会少很多。我们这样的景区跟其他景区还不一样,也就是在樱花开放的这一个多月对外营业,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关闭的。关闭期间,我们还要有工作人员对园区进行修整维护,成本也不小,做小工的工人工资一年都要150万,这还不算种树的和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工资。”
  
  得出这样的结论,他是根据樱花花期来估算的。樱花开放主要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段,早樱开放时间是在3月初的一周,那时景区关闭,没有任何收入。占景区樱花树70%的中樱盛花期在3月末的一周,这也是他们选择这个时间段开业的原因,实际收入却很不理想,收入大概在10万左右。“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晚樱了,花期一般在清明节左右,按照往年的情况,来看晚樱的游客大概会占总数的30%,这就要看清明节前后的具体情况了,但肯定是达不到去年那五六万的客流量了。”
  
  据许爱思介绍,该景区于2014年开始对外营业,主打樱花观光旅游,走的是乡村休闲度假的路线,可以满足游客踏青赏花的需求。樱花部落所在的沙洋县曾集镇是荆门油菜花旅游节的核心区域,从2008年开始举办中国·荆门油菜花旅游节,至今年已连续举办了12年,也连续举办了三届国际半程马拉松。
  
  景区是在经过一番准备和申报,于3月20日开始正式迎客的。在此之前,景区花了几万块钱在当时媒体上做了一轮集中的宣传推广,“看到说景区要开放了,很多人都感到惊喜,纷纷表示要前来赏樱。也有一部分人表示出担忧,觉得现在要以防控疫情为首要目标,对这种出游活动心有余悸。”
  
  让许爱思倍感压力的除了游客量不理想,景区投资也碰到了很大的难题,本来农业项目就融资难,大量的资金投入又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周期,前十年基本是不用考虑盈利的,必须要耐得住寂寞,细致打磨每一个细节,就像养育的自己孩子一样,考虑到樱花部落花季短,前来游玩的人也多数会选择在周末,为了增加客流量,延长景区营业时间,他们去年专门到杭州、无锡考察了当地景区景点的夜场经营。考察结束后,他们便开始为今年夜间赏樱做设计,投入300万元购买相应的设备,“本来计划在一月份开始施工,结果疫情就来了,所有的项目都停工了,购买设备的钱也都提前付给了商家。”
  
  谈到当地其他景区的状况,许爱思说:“当地连续举办十几年的油菜花节今年也不得不暂停举办了,很多其他景区也是处于歇业状态。当地政府目前的工作重点还是防控疫情,一时之间还顾不上对景区景点的帮扶。”
  
  02. 开业还不如歇业更划算
  
  与湖北相比,陕西景区复工的步伐迈得更快一些。据陕西省文旅厅消息,截至3月30日,全省已经开放景区达226家,占49%。秦岭野生动物园、西安植物园、太白山等多个景区已开放运营。截至3月21日,宝鸡市共有大水川、九龙山景区、周原景区、红河谷景区、太白山景区等18家景区开园。汉中、安康、延安等多地多个景区开园。同时,西安等地的部分景区景点还推出了免费向游客开放的政策。
  
  “现在很多地方的5A和4A景区都开始陆续推出免费开放的政策,这对我们这些经营非国有景区的企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压力。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门票销售和相关的餐饮食宿,现在不少游客觉得那些大型著名景区都免费了,我们这种中小型景区还要收门票钱,那就不划算了。”陕西省安康市某文旅企业的负责人郑有平(化名)有些无奈地说。
  
  在当地,郑有平所在的企业投资了景区运营、旅行社、旅游土特产生产加工、餐饮等项目,其中景区运营占去了整个企业日常经营的一半以上业务量。这两年,各大国有景区开始下调门票价格,他们感觉到自身运营的景区状况也开始出现了不小的问题,“以前,大景区的门票价格高,我们在当地就有竞争优势,不少游客为了省下一部分门票钱,宁愿多跑一段距离,也会到我们这边来玩儿。近些年来,自驾游开始火爆,人们出游的选择更多了,对景区景点的需求也不像以前那么旺盛了。”
  
  现在,虽然企业已经可以在有限制的条件下重新开放景区,郑有平还是选择了暂时不开业,他说自己算了一笔账,按照目前可能的客流量来说,景区开业不仅不能实现盈利反而会让亏损变得更大,“本身客流量不会很大,一旦开始营业,景区内日常上班的人员就得大幅增加,防控疫情也要有一部分的投入,配套的餐饮设施运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谈到接下里的打算,郑有平介绍说:“我们目前把原来的景区员工临时转到了其他业务上面,本来计划投在景区新项目上的资金现在也不敢投了,感觉一旦投进去就会面临更大的风险,与其这样,倒不如投到食品生产上更让人踏实一些。”
  
  从西安开始制定政策要求国有景区免门票后,其他地区的跟进措施也在酝酿。针对这一现象,业内专家表达了不同看法,旅游专家刘杰武曾就撰文指出,在国有景区免门票的潮流中,民营景区跟与不跟是个大问题。一旦追随,可能确实能够在免门票期内火爆,但是过了免门票期,民营景区就会因为失去客源而死亡。如果不追随,国有景区都免门票了,本地游客可能会大部分去往国有景区,从而使得民营景区年内亏损严重。旅游专家曾博伟在接受新旅界采访时也表示,任何事情都有平衡点。降门票无可厚非,但要适度,不可一味的打压降低门票。长期来看,破局“门票依赖”需要解开地方政府和门票的利益绑定,需要对旅游资源的投资开发模式和回报机制,进行理顺。
  
  郑有平也是觉得各个景区景点可以根据自己实际情况灵活掌握门票调整区间,而非政府“一刀切”地决定。
  
  03. 景区还是不能开业
  
  与上述景区不同,作为辐射京津冀的一个区域内重要景区,秦皇岛山海关一带向来是周边省市游客消夏避暑的一个重要目的地,大量游客会选择在暑期期间前来参观游玩,但是目前该景区还没有收到可以重新开放的通知。
  
  为了在冬季,特别是春节期间吸引到更多游客,景区策划了山海关古城年博会、冰雪嘉年华、二月二龙抬头等年俗活动以此来吸引更多游客,从而带动冬季旅游市场。
  
  岁末临近,山海关年味越来越浓,古城南大街的美食摊位、东西大街的红灯笼灯廊、梦幻组灯都已安装完成,装点古城。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一切戛然而止,他们连夜组织摊位商户撤场,景区对外宣布暂停开放。原本,老龙头景区内人工造雪机营造出的冰天雪地的胜景以及雪雕滑梯、雪坡、雪地坦克、雪地自行车等项目让景区冬季游客量由原来的每天三四百人猛增到两千多人。可是,这些项目就因疫情关停了,经济损失可想而知。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虽然景区关闭了,工作人员并没有停下脚步,在配合当地政府、街道做好疫情联防联控的同时,他们也在积极组织员工进行培训,学习更多专业知识和技能,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开展“云旅游”等活动,进行景区景点的品牌宣传,“景区里的春天气息已经很浓了,我们就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放到了网上,希望广大网友也能欣赏到这些美景,期待大家在景区开放后前来参观。”
  
  考虑到疫情过后,为了更好地满足游客消费习惯的转变,景区方面还推出了旅游年卡产品,鼓励大家在疫情之后到户外走一走,享受大自然的美景。为了弥补疫情期间的损失,进一步拉动旅游市场消费,景区还计划在旅游旺季期间打造古城夜经济综合体,推出夜宴、夜秀、夜嗨等夜经济主题活动,为游客夜游山海关提供美食、演艺等消暑旅游产品。
  
  尽管山海关目前还未接到复工通知,但从河北省的一些政策发布可以看到对旅游消费的引导。4月1日,河北省文旅厅印发《河北省文化和旅游产业恢复振兴指导意见》。意见提出,将鼓励推行周末2.5天弹性休假,做精“2.5天微度假”品牌,满足环京津周末、小长假微度假市场需求,建设游客“第二家园”。
  
  在旅游企业复工的过程中,景区复工起着核心的作用,景区不复工,游客出行就缺少了目的地。类似上述案例中提到的,不少景区在复工过程中遇到了短时内游客少,复工成本高的问题,减免门票的潮流让民营景区倍感压力,却又很难在短期内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景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将刺激消费、金融资金帮扶支持的红利适当向它们倾斜,以此提升其复工积极性,缓解现金流压力,更有信心地进行景区建设投资。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