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创文化孙喆一:开拓科幻、动画、短内容,10年打造东方迪士尼
文旅要闻 河豚文旅 王滚滚 九尺冰 2019-09-04 10:58:36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作者:王滚滚 九尺冰

  孙喆一,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的长子,现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

  融创文化,是孙宏斌在地产主业之外,开辟的“新文化战场”,旗下4大板块——融创影视、乐创文娱、乐融致新,以及青岛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员工超过1000人。

  在走马上任之后的8个月里,孙喆一几乎从未对外发声,唯一一次在公众场合亮相,也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低调,不代表无所作为。

  目前,融创文化已经完成了对国民IP阿狸背后公司梦之城的控股,并且投资了《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刺杀小说家》《解放了》《我和我的祖国》等多个影视项目。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获悉,近期融创文化还将陆续公布更多的新项目。

  上周五,孙喆一在北京接受了娱乐资本论的专访。这也是这位低调的“掌门人”首次与媒体深入交流。

  外表阳光帅气,表达谦逊随和,在我们面前的孙喆一,与外界传言中的形象基本一致。见面时,他穿了一身潮牌,轻松随意。

  让我们意外的是,这个年轻人已经有了自成体系的战略和人才观,并且,开放而笃定。他告诉我们,文化产业这件事,自己至少要做10年。

  然而,融创到底要做一家什么样的文化公司?

  孙喆一想了想说,融创文化既不是一家传统的创业公司,也不是一家纯内容公司,有融创中国的实业基础在,可以做长期的布局,接受未来几年的投入时间,在利润上可以有一定让步。

  “未来10到15年的时间应该不会变赛道,因为融创文化承担着开拓的责任,做不好,就是对整个融创集团的不负责。”

  孙喆一肩上的使命,不仅是一位成功企业家的儿子,能否达到父亲的高度,还有融创中国能否实现自己的诗和远方。

  “我低落过,但父亲鼓励我,

  经历一下也挺好的”

  孙喆一毕业后没有选择自己创业,而是直接进入了父亲的地产公司,在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部门轮岗。

  网上关于他的公开信息极少,除了他21岁毕业于波士顿大学,27岁进入融创做执行董事,年薪120万以外,直到今年2月,才在青岛东方影都第一次露面。

  有人评价:“他被保护得很好。孙宏斌把儿子扶上马,还要再送一程。”

  融创中国目前业务包括,原有的房地产和物业,以及新业务文旅和文化,后者是地产黄金时代结束之后,融创中国新的战略方向,被寄予厚望。

  小娱问孙喆一,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接管文旅?

  他笑着说,他们(融创中国)根本就没有考虑我。“文旅重运营,需要一个在运营层面特别专业的人,在管理难度上要比文化大得多,整体挑战也比文化集团更大,还是要有更合适的人来管理。”

  换言之,文化板块的业务相对更好上手。不过,融创文化核心资产是并购而来,股权关系错综复杂,孙宏斌也是梳理清楚之后才交到儿子手上的。但即便这样,孙喆一也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适应期,刚开始连续3个月晚上都睡不好。

  “有点不适应,因为有太多没处理过的事情发生。比如,以前管的人都是自己招的,都很年轻,但现在,团队构成比较复杂,不同业务风格差异也比较大。”

  在过去的8个月中,他也有过很低落的时候,尤其是今年6月,原乐创文娱CEO张昭的离职,对孙喆一影响很大。“但父亲鼓励我说,没事,经历一下挺好的。”

  说到底,孙喆一在做的这件事情,孙宏斌也没有过成功的案例,面对文化领域,整个融创中国都是陌生的,在探索中前行。孙喆一坦率地说,平时很少跟父亲交流影视投资,因为他不怎么看电影。

  也许正因为如此,孙宏斌对融创文化采取了放权的态度,给了孙喆一很大的自由度,尤其是在投资方面。在公司股权投资层面以及影片投资层面,孙喆一会向总部汇报,通常情况下都得到了支持。

  这跟其他地产公司的影视投资流程很不一样。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孙喆一强势,相反,他还是很好相处,而且,投资决策之前也会跟两个影视团队充分讨论。

  今年上影节期间,融创文化的新内容厂牌融创影视正式浮出水面,到目前为止已经投资了多个影视项目。

  在孙喆一看来,跟投的逻辑非常清晰,并没有遇到特别纠结或者难做决定的时刻,一方面是自己研发的项目要两年以后才能上映,要考虑现在占档期打品牌,因此要挑选一些头部优质影片做标的;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到能跟线下做联动。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东方影都。它不仅是融创文化集团同行业内沟通的一个重要抓手,更是一个提供优质项目的平台。“相比市面上高溢价高风险的项目,我们更倾向于选择一些知根知底的项目合作。” 《刺杀小说家》和《解放了》两部影片即有大量戏份在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拍摄。

  融创文化的新变化:两大影视厂牌区分化,

  影视基地考核标准是剧组满意度

  虽然窗台上摆着一排小阿狸的手办,但跟29岁同龄人有些不同的是,孙喆一业余时间不关太注潮流,也不刷抖音和快手,甚至不玩游戏。他的一大爱好是看体育比赛,尤其是橄榄球比赛,在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件朋友送的橄榄球衣。

  跟他聊天,其实更多感觉到他身上投资人方面的素养,语速很快,更重战略。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按照一套创业的想法去经营这家文化公司。8个月的时间,融创文化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

  比如,2019年青岛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管理团队的考核标准发生了调整。背后的逻辑,其实是从经营性财务目标到剧组满意度目标的转变。在孙喆一看来,影视产业基地是做服务的,除了提供拍摄基本的配套服务外,还包括孵化服务,这里最需要回头客。

  “一个产业基地必须要有5-10年才可能真正养起来,我们希望很多剧组拍完戏之后还愿意再回来拍,而不是仅仅为了短期内赚点小钱。等产业链慢慢建起来,我希望那时候东方影都是业内制片和拍摄团队都普遍认可的一个基地。”

  在融创文化的业务板块中,乐创文娱是一个成熟的团队,融创影视是后来组建的新团队。这是两个独立的影视厂牌。

  因为乐创文娱此前做过多轮融资,融创文化是乐创文娱的大股东,融创文化也在一直给乐创文娱输血。

  “乐创文娱会关注更年轻,高概念的内容,融创影视今后将专注于成为一个合家欢或者正能量的品牌。”

  比如,融创文化比较看好的科幻题材,一个项目可能投资就三四亿。这种情况下,用乐创文娱的主体去投资,可能会有现金流及风险承受能力的问题,这时反而是融创影视更直接一些。

  在孙喆一看来,乐创文娱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团队,融创影视在经历项目的历练后也会更成熟起来,两个团队也会慢慢走向一体化。“现在研发项目,两个团队会做充分讨论,资源跟内容是公开的,但两个厂牌都会往各自的战略方向走,会保持充分的独立性。”

  自建研发团队,

  开拓科幻、动画和短内容

  今年2月,孙喆一在青岛同西海岸的一位政府人员一起看了《流浪地球》,整个过程中,他哭了三次,被影片中的温情瞬间感动。

  当时融创文化已经确认了两个影视研发方向,科幻和动画,主要是认为这两个领域的影视作品都可以落地,转到线下跟融创文旅相结合。

  不过,没想到《流浪地球》的票房一下子冲到了46亿,随后就是大量的资本冲入科幻领域。当时孙喆一的第一反应是,做科幻一定要小心。

  “未来每部科幻电影都会跟《流浪地球》对标,第一部观众会包容,但第二部肯定不会。而且,资本进来之后,科幻IP版权价格明显上涨了。所以,我们觉得,可以先缓一缓,先聚焦动画领域。”

  这也是为什么,从今年初融创文化就一直接触动画公司,包括这次并购阿狸的母公司梦之城,甚至成立了自己的动画研发团队的原因。

  通过阿狸这个国民级IP,先把融创内部的环节和模式打通,今后的其他IP长链运营就可以按照这个模式走。今年晚些时候,阿狸的线下规划是,在融创已经开业的8个文旅城都会有展览和线下体验活动。

  在内容形式上,短内容也是孙喆一非常愿意去尝试的一个内容方向。

  一部电影,至少时长100分钟,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意味着时间成本。“我最近看了一部影片,是分三天看的,一会看一点,一会看一点,大家的耐心越来越小,包括目前网剧很多人都是加速状态观看,那为什么不能做得更精致一些?”

  在孙喆一看来,短视频(短剧)还是一个蓝海市场,目前玩家还不是很多。如果可以抓住机会做一个突破性的,中国头部的领先短内容,将对融创文化有很大的价值。

  “我经常跟公司团队说,作为一个电影公司,如果这个都做不好,做电影就更难了。而且,我觉得国内市场对短内容的需求很大。”

  短内容对于融创文化来说,还是一个布局状态,比较难的就是,平台有可能不会买单,因为短剧的商业逻辑没有被证明。包括之前业内同行也做过一些短剧,但商业层面的反响一般。但孙喆一相信,短剧的商业逻辑是存在的,一定会越来越好。

  《爱,死亡和机器人》花了4000万美金做了18集,融创文化也想做类似的内容,并且愿意投入一定的成本打造短剧集。

  不过,无论是科幻、动画,还是短内容,在目前的环境看,都是非常难做的事情。孙喆一不是没想过解决方式。

  在影视文化领域,人是最重要的资产。大公司要想涉足文化,关键是要找对人。孙喆一的方式是培养自己的人。这是他从父亲和融创中国那里学来的重要经验,因为孙宏斌身边有一批跟了他20年以上的老部下。

  “我觉得空降到一个公司是很危险的事情,他对企业文化没有足够的了解。我愿意在团队身上交学费,我培养100个人,总有十几个人愿意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干。而文化是融创中国未来10年的战略,我需要培养自己的人。”

  “我愿意投入和培养,

  甚至吃点亏,后面有可能会赚回来”

  业内一直试图将融创文化与某一家文化公司对标,比如同样是地产入局文化的恒大影视、复星影视、万达影视,又或者是同样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互联网文化公司,比如腾讯影业、阿里影业等,但融创文化跟这些公司都不同。

  在聊天中,孙喆一不断重复,融创文化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影视公司,也不是一家纯内容公司,而是一个产出IP的公司,核心逻辑是,当有了一个IP之后,如何将其价值不断放大,学习迪士尼的路子。

  他提到了乐融致新的业务板块。目前,乐融致新的电视存量有1000多万台,未来希望能把存量提高到3000多万台,这就意味着线上每年有一亿多用户量,再加上文旅城全部开业之后,线下也差不多有1亿的用户。“这两个渠道,对内容是一个挺可怕的放大规模。”

  从融创文化集团成立开始,孙喆一就经常想,10年以后,中国的内容行业是什么样子,中国的文旅行业是什么样子,然后提前布局。

  “有可能三五年都是亏损的,但有可能到第七年的时候,商业模式就走出来了,一旦走出来,后期的增长,就是翻倍的长。”

  背后有融创中国强大的实业现金流做支撑,融创文化是愿意长期投入的,短期内利润上可以让步。这是孙喆一从融创中国学来的又一重要法则。

  在融创中国的几年时间里,孙喆一跟了很多特别优秀的人,他们的思路有时候会很不一样。

  “比如,融创集团曾尝试进行高溢价收购案例,我当时不理解,后来,我发现有些事情要用更全面的产业思维考量,有时候短期内就是要有培养和投入,甚至吃点亏,因为后面很可能就赚回来。”

  融创文化集团自成立时就确定了“内容+平台+实景”的战略,孙喆一也早已经做好在文化领域深耕的准备。文化板块对于融创中国而言,是一个内部创业,如果一开始就抱着只做5年,之后就去做别的,这也不符合融创集团的战略。

  “如果你去看迪士尼模式,或者是环球模式,会发现,内容是他们的底层支撑,如果没有内容,它的整个商业逻辑就塌了。我们对内容,再重视都不过分。”

  融创文化才刚刚启程,孙喆一也在不断学习的路上,他的目标也很坚定,“我觉得5年或者更久之后,当大家说到东方迪士尼概念的时候,会想到融创文化”。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