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家关联旅企切割股权关系、债台高筑之下,腾邦国际的钱到底去哪儿了
文旅要闻 劲旅网 2019-08-13 10:33:57

  继8月8日被曝出BSP触雷2.17亿元陷入资金困境之后,腾邦国际再添猛料。

  劲旅君调查发现,今年上半年11家关联子(孙)公司与腾邦国际完成实质性股权关系切割,且上市公司无任何公告披露,更多腾邦国际混乱资本运作内幕逐步浮出水面。

  ◆11家关联旅企切割股权关系

  几乎没人注意到腾邦国际旗下关联子(孙)公司的“脱离潮”。

  劲旅君梳理发现,这股“脱离潮”集中在2019年5-7月之间,据不完全统计先后有11家关联子(孙)公司切割腾邦国际股份。

  已脱离腾邦国际的原关联子(孙)公司一览



  劲旅君仔细分析发现,上述11家企业有两大特性,其一,大多数企业是在2015年左右被纳入腾邦系;其二,大多数企业的主营业务都有航空票务。

  2015年正值腾邦国际顶峰期,为了能够快速布局旅游产业链,做大做强旅游产业布局,腾邦国际在全国多个地方展开一系列投资并购,包括八千翼、欣欣旅游、八爪鱼在内的数十家业内知名企业被纳入麾下,上述公司也是当年腾邦国际彼时的战果。

  由于腾邦系是从机票代理起家,所以上述投资企业中,很多都是当地有名的大机票代理商或者平台,尤其是云南腾邦国际航空旅游有限公司,在未脱离腾邦系之前,一直是关联机票代理企业中业绩最好的一家。

  11家被投子(孙)公司集体脱离,让业内颇为震惊,但更让人疑惑的是,涉及上市公司重大投资并购变更,为何腾邦国际连一份公告也没有发布?

  一种可能性是,整个腾邦系从去年底开始就陷入资金链紧张、频繁爆雷的窘迫困境,一旦再曝出旗下子(孙)公司集体脱离新闻,就好比即将破产的银行再遭挤兑,加速死亡进程,所以腾邦国际力压公告披露;另一种可能性是,由于“脱离潮”集中在二季度,不排除腾邦国际2019在半年报时再做集中披露。

  ◆脱离潮背后的资本乱象

  11家关联子(孙)公司为何批量脱离腾邦国际?

  虽然腾邦国际资金链紧张的消息从去年底才逐渐曝出,但是业内尤其是机票代理圈内对这一危机的感知更早、更敏感。

  劲旅君在上一篇《腾邦国际BSP触雷高达2.17亿元 票代业务停摆、资金腾挪露出冰山一角》一文中就有披露,早在去年中,腾邦国际就遭遇过一次BSP资金危机,区区500万都差点拿不出来的腾邦国际,彼时就让很多同业产生了警惕情绪。

  “我们从那个时候不在与腾邦国际产生机票代理业务往来,感觉很快就会爆雷,果不其然半年后就有它资金链紧张的新闻传播了。”有机票代理圈内人士向劲旅君透露。

  摇摇欲坠的腾邦国际的确对关联子(孙)公司带来了极大业务冲击。腾邦国际的关联子公司之一,国内大型机票平台之一的八千翼不久前就在BSP危机中遭受重创,不仅自身机票业务连带被多家航空公司限制,而且还要参与解决腾邦国际资金链紧张困境,帮助筹款事宜,左右为难,举步维艰。

  因此,这些关联公司闻风而动,在危机全线爆发之前就忍痛切割,倒也顺理成章。

  有业内人士担忧,腾邦国际资金危机或许会进一步加速更多向心力不强的关联子(孙)公司脱离,信心倒了,就再也扶不起来了。

  “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腾邦国际混乱的资金运作内幕”。

  有知情人士向劲旅君爆料,客观而言,仅仅是公司危机尚不足以吓走这么多家关联企业,在商言商,多数脱离企业都参与过腾邦国际复杂的资本游戏。腾邦系及其创始人钟百胜极其擅长资本游戏,在赢得部分企业创始人、管理团队信任后,将原本拿来投资、发展业务的钱,在企业账上晃悠一圈,再回到腾邦国际手里。这种玩法多次出现在腾邦国际与关联子(孙)公司的资金往来中。

  “我们公司去年有一笔数额很高的资金,原本是腾邦国际打给我们的业务款项,但这笔钱在公司账上待了没多久就被母公司调走用于他途了。”有腾邦国际关联子公司内部人士向劲旅君透露,这笔钱直到现在都没有还回来,而且随着腾邦国际危机发酵,要回基本无望。

  上述知情人士还透露,腾邦国际在资金链紧张之时,还会向各个关联子(孙)公司调取资金应急。刚开始大家还帮助筹措,不过次数多了,大家也很谨慎。“但是经不住母公司软磨硬泡,今天要几十万,明天要几十万,有时候数额不大,老板又抹不开情面,也就给了。”

  该知情人士还回忆,腾邦国际有时候在资金借贷上算“大方”,偶尔一次性从关联子公司借走几千万,两个月就能连本带息还回来,几次连续借款还很讲信用。然而,随着腾邦国际资金链持续吃紧,这种“大方”越来越少。

  ◆暴涨3倍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腾邦国际与关联企业之间资金的“任性”使用,最直接体现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上。

  2019年4月披露的《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中显示,2018年腾邦国际与关联子(孙)公司之间往来累计发生非经营性资金总额达到290多个亿。

  其中,腾邦国际与关联方往来资金余额超过20个亿,去年同期往来资金余额只有5.8个亿,同比暴涨超3倍,超过90%都是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所谓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是指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垫付工资与福利保险、广告等期间费用、以有偿或无偿的方式直接或间接地拆借资金和代偿债务、及其他在没有商品和劳务对价的情况下,提供给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使用资金、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互相代为承担成本和其他支出等。

  监管机构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变相利用经营性资金往来的形式达到实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则严格禁止。

  上述11家脱离腾邦国际的企业中,大多数都在2018年与上市公司发生过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其中4家在2018年非占用性资金往来余额总计达到4618.19万元,云南腾邦国际航空旅游有限公司一家就占3641.6万元,其余3家也超百万元。

  上述知情人士担心,腾邦国际与关联公司如此密集且大量的资金往来,将让不少往来账目说不清、道不明,最终不了了之。

  “去年底腾邦国际从各公司又借过一轮钱,我们没答应,担心还不上。”有关联公司负责人透露,不少关联子(孙)公司开始“反抗”:你要不还钱,我这你也别管了,进而也生出脱离腾邦国际的想法。

  “今年开始,很多公司以极低的价格将股份从腾邦国际回购了,代价就是这几年彼此之间说不清楚的糊涂账吧。”该负责人直言,过程其实很平静,要不然不至于一点风声都没传出去。

  该负责人还透露,腾邦国际其实也乐意部分企业脱离,如此一来,很多账就随着切割被做成糊涂账,利于专心处理上市公司的其他麻烦。

  只不过如此一来,腾邦国际到底从这些公司身上拿走多少钱、这些公司又通过腾邦国际周转留下了多少资金、这些钱都被用到哪儿去了……

  除非监管机构插手,否则全都无从知晓。

  ◆腾邦国际的钱去哪儿了

  8月9日,腾邦国际披露《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显示,腾邦国际6家公司45个银行账户遭到司法冻结,但是所有账户总额仅有1848.29万元。

  纵观腾邦国际上市8年,每年几十亿营收且持续增长,每年都有过亿净利润入账,结果账户户头竟然只有这么点,这些年赚的钱和公司流动资金都去哪儿了?

  答案是:还债了。

  劲旅君研究发现,2018年腾邦国际筹资活动现金流入的资金为60.56亿元;当期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则为44.56亿元。腾邦国际去年偿还债务所用的资金占其筹集资金的73.58%。偿还债务支付也成为当期筹措活动现金流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占比高达86.69%。

  也就是说,腾邦国际去年通过各种渠道筹集了超过60亿元资金,其中超70%的资金都没有用在主营业务上,而是用于偿还各种欠款,包括银行借款等。

  2019年Q1,腾邦国际的偿还债务资金压力进一步变大,当季度腾邦国际筹措活动现金流入13.07亿元,同比增长122.71%;然而,腾邦国际却要偿还14.31亿元的债务,同比增长452.07%;当期偿还债务的占比则高达109.49%。直接导致腾邦国际筹措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首次为负。

  腾邦国际筹钱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还钱的速度了。

  问题又来了,腾邦国际为什么会欠下这么多债务?理论上,上市公司举债都是为了发展主营业务,扩大战略布局。

  腾邦国际两大主营业务分别是商旅服务和金融服务。

  在商旅服务方面,腾邦国际这些年投入的钱并不少,从2014年开始的大肆并购消耗掉大笔资金,四处举债是主要资金来源。仅2015年,腾邦国际先后投资山东腾邦国际商务有限公司在内的9家企业,就合计耗费17.83亿元。

  腾邦国际在旅游上也亏掉不少钱,同样以投资的这些企业为例,11家此番脱离腾邦国际的旅企都是当年耗费巨资拿下的,如今又是以多少钱被回购股份?

  以上海兆驿旅行社有限公司为例,2012-2013年,腾邦国际先以480万收购前者49%股份,后来又通过增资500万形式将控股比例扩大到70%。然而,2018年报显示,腾邦国际仅仅以73.38万元完成股权转让,完全算是贱卖。

  11家企业,进进出出,这其中无形的大笔损耗,恐怕只有交易双方心里明白。

  在金融业务方面,劲旅君在此前撰写的《腾邦国际的「三个秘密」》一文中明确分析过,2018年腾邦国际净利润为1.68亿元,而其以小贷业务为核心的融易行2018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达到1.2亿元,占腾邦国际全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72%。也就是说,金融业务才是腾邦国际赚钱的发动机。

  融易行2014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0.35亿元、1.01亿元、0.87亿元、1.21亿元和1.21亿元。腾邦国际2014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1.46亿元、1.78亿元、2.84亿元和1.68亿元。融易行历年净利润占据腾邦国际26.92%、69.18%、48.88%、42.61%和72.02%。

  可以说,腾邦国际这些年旅游业务基本沦为陪衬,而且存在感越来越低。

  有意思的是,一般上市公司都会将主要资金投入到赚钱的板块中去。

  但腾邦国际反其道而行,从这几年在旅游圈疯狂并购大肆花钱布局;小贷业务却很少扩张,表现极其稳定,从2015年起,不管公司经营好赖,每年就贡献一个亿左右净利润。

  截止2018年12月31日,腾邦国际当年合并财务报表中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为26.68亿元,这笔钱绝大部分是由融易行放贷使用。奇怪的是,作为一家放贷公司,融易行8月9日被冻结的5个主要银行账户上只有不到60万元,难道所有钱这么快就全部放贷出去了?

  有接近腾邦国际高层的人士分析,腾邦国际很有可能近两年将大笔借贷资金通过融易行的运作获取相关收益,从而获取更快速的投资回报。

  然而,从公开信息中,我们的确很少看到融易行每年大笔资金的流向以及详细的财务状况。2018年腾邦国际年报中相关记录有关联的是,融易行去年与腾邦国际之间非经营性资金占用90亿元左右。但是融易行详细的资本运作逻辑和目的暂无更多信息。

  此外,劲旅君还获悉,从今年3月开始,融易行受到腾邦国际资金危机影响,业务开始举步维艰,员工工资停发,裁员信息频出。

  如果连最赚钱的发动机都停摆了,腾邦国际崩盘就真的不远了,劲旅君将持续关注最新进展。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