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该洗牌了
酒店民宿 劲旅网 修天阳 2019-08-07 10:03:33

  国家旅游主管部门一记重拳打倒7家5A景区。显然,这是在向外界传达强烈信号,5A,改洗牌了。

  ◆大规模整治

  乔家大院又火了,只不过方式有些尴尬。

  7月31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公告称,根据5A级旅游景区年度复核结果,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7家5A级旅游景区进行处理。

  其中,云南石林、四川峨眉山、河南云台山等6家“5A”级景区被通报批评并责令整改处理,限期3个月;而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景区则因问题严重遭遇“摘牌”处分。

  8月6日下午,据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县委宣传部消息,祁县乔家大院旅游区管理处发布了关于乔家大院景区暂停运营的公告。

  经研究决定,乔家大院景区暂停运营10天,时间从2019年8月7日至8月16日止,8月17日起正常对外开放。

  随着乔家大院“暂停营业”的消息传出,舆论也在持续发酵,在社交媒体中叫好声一片,在行业内更是一片哗然。

  通过评论来看,绝大部分游客认为“乔家大院早就应该被摘牌”,并且也将乔家大院近年来的“罪状”一一罗列,“门票价格虚高”、“服务设施收费杂乱”、“过度及无序商业开发”……

  事实上,此次乔家大院被“摘牌”并非国家旅游主管部门首次针对5A级景区实施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处理,2015年秦皇岛山海关景区、2016年长沙橘子洲、重庆神龙峡景区相继“摘牌”。

  值得一提的是,在全国259家5A级景区中,曾遭到主管部门“警告”、“整改”等处罚方式的景区数量更为可观。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至今,至少已有30家5A级景区因市场秩序混乱遭到不同程度处罚。

  其中,不乏沈阳市植物园景区、温州市雁荡山景区、焦作市云台山景区、梅州市雁南飞茶田景区、乐山市峨眉山景区、云南省昆明市石林景区、广西漓江、北京明十三陵、武夷山、安徽天柱山景区、青海省青海湖,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镜泊湖景区、辽宁省大连市老虎滩海洋公园·老虎滩极地馆等诸多知名5A级景区。

  如果将处罚名单放大至全国A级景区中,结果更为触目惊心。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仅仅在2018年就有超过200余家A级景区接受主管部门处罚。

  针对5A级景区的“重拳出击”越来越密集,同时,越来越多“德高望重”的景区遭受“打击”似乎,主管部门是在有意针对A级景区来进行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

  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自2015年起,国家旅游局、文化部接连出台方案以整治当下国内景区乱象,其中A级景区成为重点对象,且整治力度越来越大,相关行动越来越密集。

  针对,欺行霸市、虚假广告、价格欺诈、非法经营、欺客宰客、强迫消费等问题,国家旅游局于2015年6月制定出台《旅游经营服务不良信息管理办法》,建立健全旅游信用信息公示制度,发布“旅游失信行为记录”,并与公安、工商、交通、税务、物价、银行等有关部门加强信息互通,有关部门将公布的违法违规信息纳入企业诚信(征信)系统记录,使旅游失信行为者付出巨大代价。

  针对景区违规涨价行为,2015年9月8日,国家发改委、国家旅游局联合发布《关于开展景区门票价格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相关部委将从今年9月起开展为期一年的门票价格专项整治工作,其间,对实行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的景区,各地原则上不出台新的上调门票价格方案。……

  这样来看,下至“警告”上至“摘牌”的处罚结果与相关整治行动同步进行,更多的是在传递主管部门加强景区评级规范管理的明确信号。

  ◆暴露的问题

  “除了乔家大院外,还有哪些5A级景区名不副实?”、“10大坑爹5A景区”、“这些5A景区也建议摘牌”类似话题、稿件近期不断浮现且愈演愈烈。

  显然,广大游客对于国内A级景区的乱象积怨已久。

  而当下乔家大院的“摘牌”,对于行业来说,更多的是在折射全国大部分A级景区现状。

  首先要明确的是,近年来的的确确有一部分景区在获得“A级景区”后不断完善景区管理、提升服务水平,口碑飞速提升。

  但同样有一部分景区在“评A”后口碑一落千丈,白洋淀的黑码头、井冈山屡禁不止的黑导游,野导游、已经变成“酒吧一条街”的西塘古镇……皆如此。

  而根据调查报告显示,这类景区存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六个方面:旅游产品类型单一;过度商业化;交通游览方面存在不足;安全卫生投入不够;景区综合管理有待提高;资源保护有缺陷。

  事实上,景区乱象更多的是浮在表面上的“外伤”,而“外伤”的根本则是由景区管理者固化思维“内伤”所致。

  众所周知,国内A级景区的申报和管理有一套明确、公开的制度,尤其是代表中国旅游风景区最高等级的5A级景区,申报更是有着严格的程序,评级需要经过充分论证和审核。

  为何管理者会对A级景区如此痴迷?

  众所周知,A级景区所象征的权威性对于游客的吸引力不言而喻,同时也是门票价格调整的重要参照。

  更为重要的是,A级景区企业也更易获得金融机构贷款授信及相关专项建设资金,在一些地区,辖区内有多少5A景区甚至成为官员政绩之一。

  此前,A级景区的评级管理缺少明确退出机制,因此诸多景区运营者乃至当地政府均将这一头像视为“终身制”。

  因此,不惜重金在评选阶段大作表面文章,上下疏通关系,甚至一度发生关乎景区“评A”的贪污、腐败案件。

  而这些目的不纯、动机不良的景区在拿到“金字招牌”后,自然也将应有的游客体验抛之脑后,口碑崩塌只是时间问题。

  除此之外,这类劣质A级景区“赖”在榜单上的情况,还导致了那些运营非常优秀的景区在A级大门外徘徊。

  简单来说,过去A级景区的制度就是“优胜劣不汰”。

  而这些诟病多年的问题均被国家层面看在眼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近年来对于A级景区的整治实际目的就是要将A级景区重新洗牌。

  ◆打破僵局

  那么,该如何摘掉名不副实的A级景区帽子?这个问题在过去一直是行业内的敏感问题。所幸的是,当下整治、摘牌行动的大力推行,也让这一话题彻底“脱敏”。

  不难发现,近年来自管理部门的监管、复核不断加强也不断有害群之马被淘汰出队伍,种种政策行动接连出台,已经让这些急功近利的景区没有空子可钻,A级景区实行动态化管理已成常态,打破终身制势在必行。

  2017年9月,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视察都江堰时首次提出“5A+”景区概念,这一全新概念不仅让都江堰火了一把,同时也在行业内引发强烈反响,“5A+”的提出或让代表景区行业最高水平的5A景区进入“分层时代”。

  2017年2月,国家旅游局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联合多部委发动“春季行动”,战略诉求清晰:其一,对违法重灾区实施全线重兵围剿;其二,发布不诚信经营企业黑名单。

  2016年12月,国家旅游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国31个省区市均已完成对本地4A级及以下景区检查,共有367家4A级及以下景区受到不同程度处理,而这也是2016年下半年以来,在国家旅游局督促和指导下,各地旅游部门启动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标准执行最严、任务要求最高的一次A级景区集中复核检查。

  2016年10月,“十一”旅游红黑榜公布。

  同月,国家旅游局印发了《国家旅游局关于组织开展整治“不合理低价游”专项行动的通知》,在全国组织开展为期半年的整治“不合理低价游”专项行动。……

  但为了行业的良性发展,在政策落地、大力整治的同时,也需要更多良性方案的出台。

  对于已在推行“有进有出”的评级管理制度来说,在全面落实的同时也需要更加精细化。

  当下,相关部门的的确确可以根据《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对问题景区可以视情节给予相应处理。

  但事实上,对于景区所存在的问题例如在对乔家大院处罚中所出现的“不达标”、“严重”等标准的描述并不明确。也就是说,景区运营者并不清楚 “红线”在哪里。

  而对于“商业化严重”、“景区综合管理有待提高”这类问题的定义也较为模糊。

  或许,景区的评级制度可以参考,当下杭州特色小镇的评级制度推行,实行景区考核积分制、末尾淘汰制以精准化管理。

  此外,通过国家旅游主管部门近年的策略来看,在未来通过第三方专业团队的突击暗访、调查将成为常规监管手段,这样的做法可以有效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出现。

  但对于景区运营者乃至政府来说,也应当认识到,A级景区不是金字招牌更不是金饭碗,评级越高社会责任越大,而5A或许只是景区的新起点。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