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王孙宏斌坑了儿子?90后融创太子开启“文化苦旅”!
文旅要闻 苏说财经 张若 2019-08-01 10:07:26

  1990年春天,任人唯“忠”的柳传志,再也受不了联想企业部总经理孙宏斌的功高盖主以及孙手下的漠视和挑衅。他最后一次平心静气地问孙宏斌:“小孙,你是要我,还是要那几个‘青瓜蛋子’?”孙宏斌沉默了半晌后,回答:“我要那几个‘青瓜蛋子’”。

  结果,几个月后,孙宏斌被能量巨大的柳传志送进了班房,被判有期徒刑5年。那年的孙宏斌才27岁,因为过猛的业务能力,他曾被称为“联想太子”。与他几乎同时进入联想的杨元庆,获得同样地位得等到1994年的春天。

  那年,孙宏斌完成了角色的蜕变,他的儿子孙喆一刚刚出生。为了不让儿子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孙宏斌拒绝妻子带他来探监;那年,孙宏斌在狱中想着妻儿的孤苦无依,他开始寻思着要开始新的一份事业。

  刑满出狱后,孙宏斌当着柳传志的面发誓,不再进入IT行业。他表示要进军房地产市场,因为他觉得“衣食行哪个行业都要很多钱启动,而房地产不要钱”。尽管此前他没有任何行业经验,但在此后的20余年,猛人孙宏斌在地产行业混得风生水起,融创已然成为地产TOP5企业。

  时间又一个轮回!

  2017年,孙宏斌的儿子孙喆一刚好也是27岁。孙宏斌又开始寻觅下一个风口,这次是文化+旅游产业。然而与“房地产不要钱”不同的是,这次转型的方向是个十足十“烧钱”的行业。孙宏斌还为此给了个浪漫的解释:“文化是诗,旅游是远方,我们是投资‘诗和远方’”。

  孙宏斌的诗和远方

  1963年,孙宏斌出生在山西省临猗县,10年后,贾跃亭在140公里外的山西省襄汾县降生。这两个山西老乡,一个是地产界的大咖,一个是当时创业板最耀眼的明星,本来没有交集,却因三里屯一处房产的问题,给了贾跃亭“忽悠”孙宏斌的机会。贾跃亭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征服了上过清华、下过监狱、濒临绝路、朋友背叛、东山再起的孙宏斌,孙决定入股乐视。

  2017年1月15日,乐视和融创高调举行了融资发布会,融创向乐视体系投资150亿元,其中60.4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乐视网估值700亿),79.5亿元获乐视致新33.5%股权(乐视致新估值240亿),10.5亿元用来购买乐视影业15%的股权(乐视影业估值70亿)。现场贾跃亭和孙宏斌都很高兴,贾跃亭更是笑靥如花。

  事实上,他们两心知肚明,这是贾跃亭的救命钱。自2016年10月以来,乐视频频爆出供应商催债,欠款额度高达100多亿元。正是压入股价钱最合适的时候,但三年前在绿城事件中吃过苦头的孙宏斌依旧十分江湖气,百亿的投资拍板仅用了36天,他说“双方合作,基本没有谈价,老贾说就这么定个价就完了,特别简单”。

  在众人嘲笑他人傻钱多的时候,孙却不认为这是一笔失败的投资,“我们花150亿元,拿到这块(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价值500亿元的资产。从做产业的角度来说,这是笔划算买卖。”

  不管是以什么目的斥资150余亿入股乐视,不管划算还是被割韭菜,这是孙宏斌首次跨出房地产行业,迈出了“诗和远方”的第一大步。

  而仅半年后,他又迈出了比第一步更大的第二步!

  孙宏斌不是第一个向文化产业转型的地产商,王健林布局的时间更早也更成功。2015年万达院线就已然在深交所上线,并在全国开发了合计约6000万平米的13个文旅城项目,包括2000亩的青岛东方影都。

  但王首富犯了个致命的错误,被质疑“内贷外投”向海外转移资产,却信誓旦旦地说“万达的钱既不是偷的抢的,也不是自己印的,完全是我们自己辛苦赚的钱,爱往哪投往哪投”。据媒体测算,万达的海外投资额高达2250亿元。

  是不是自己辛苦赚的钱,咱不知道,但其中大部分肯定来源于国内的银行,和他一样在海外一掷千金的还有海航、安邦、复星等公司。

  巨额海外并购导致资本外流、外汇储备缩水问题,已经不是一个企业“爱往哪投往哪投的问题”了。

  于是,2017年6月,银监会的一通要求各银行排查重点关注公司境内外融资情况的电话激起千层浪。断贷随时可能发生,大厦随时将倾,生死悬于一线,怎么办?

  2017年7月19日,孙大圣孙宏斌又出场了,这一次玩得非常大。当日王健林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孙宏斌以438亿元的巨资接盘包括青岛东方影都在内的13家文旅城项目91%的权益,此举创下民营企业史上的新记录。

  孙宏斌和王健林是两个极端,一个有着美国国籍,却在国内买买买,一个有着中国国籍,却喜欢在国外买买买。事实证明,还是在国内买买买安全一点。

  经此世纪交易,王健林的危机解除了,融创也得到了“远方”,孙宏斌却哭了。

  因为他认为“具有稀有企业家精神”的贾跃亭,在他忙着与王健林谈判500亿并购案的时候趁机远遁美国,留下了一波又一波上门讨债的供应商。

  孙宏斌在9月融创举行半年业绩发布会现场无奈道:“乐视已经是一只妖股了,再花100亿也救不回来这个无底洞”。说完摘掉眼镜,擦去眼中的泪水,并在年底全额计提投入乐视体系的坏账,他形容此举不是“断臂”,是“砍头”。

  哭完了,但前后两次花费将近600亿并购来的“诗和远方”旅程还得继续。

  乐视网已经废了,但乐视影业在“电影之子”张昭的带领下还有点价值。2018年9月,孙宏斌再次出手,对乐视影业的持股比例提升至57.11%,并将其更名为“乐创文娱”。乐视体系中另外一个有价值的板块,是电视业务运营主体“乐视致新”。在融创之后,乐视致新获得了一批输血者,包括弘毅投资(联想旗下PE机构)、京东数科、苏宁体育、腾讯、TCL创投等。融创也继续对其输血并将持股比例提升至46%,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后将其更名为“乐融致新”。

  2018年12月,乐创文娱、乐融致新以及从万达手里并购过来的青岛东方影都组成了融创文化集团,成为继融创地产、融创物业、融创文旅之后的第四大战略板块。

  可以说,孙宏斌一手一脚踉踉跄跄地搭好了文化集团的架子后,全程跟随父亲参与万达城资产并购项目的孙喆一开始走向前台。

  太子孙喆一的练兵沙场?

  2011年,融创太子孙喆一毕业于全美25所“新常春藤”名校之一的波士顿学院,大学期间顺便去了融创新晋股东贝恩资本和德意志银行实习了一段时间。

  毕业后选择回国,但并没有立即进入融创,而是在一家上市公司从事投资者关系工作一年,随后去国际知名对冲基金雪湖资本担任分析师。历练三年后于2014年5月正式加入融创,开始在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部门轮岗。

  又三年之后,2017年5月,孙喆一开始担任融创中国执行董事,正式步入接班序列。2019年初,接手孙宏斌为其搭建的融创文化集团,掌握实权,此时的孙喆一才刚刚29岁。

  表面上看,孙喆一的道路似乎早就被孙宏斌铺平,然而事实上,他面临的极限挑战才刚刚开始。

  仅从目前来看,孙喆一要运营好文化集团,至少面临三大挑战。

  1)并购整合

  融创文化集团主要包括三块核心资产——乐创文娱、乐融致新以及青岛东方影都,三者皆是并购而来,且出自不同的企业。

  诚然,孙宏斌以收购、救活陷入困境的单个地产项目而闻名,融创迅速壮大的过程本身就是一部并购史。但之前的并购经验大多集中在快速周转的地产项目领域,而文化影视传媒行业,不管是对孙宏斌还是孙喆一来说,多少都显得陌生。

  这种来自三方的文化集团如何整合?不同背景的团队如何融合达到高效协作?经营理念和思路能否求同存异以协同发展?融创进取型的企业文化,怎么在稳步发展的万达企业文化,以及离散的乐视企业文化之间寻求平衡?如何处理好新旧组织架构、战略之间发生的冲突和摩擦,快速推进项目进程……

  这种极大考验掌印者领导能力、战略眼光的任务,年轻的孙喆一能不能hold得住?

  2)内容难以形成闭环

  孙喆一在成为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后,提出“内容+平台+实景”战略。简单描述该项战略就是乐创文娱在青岛东方影都制作拍摄电影、电视剧,然后通过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的渠道将影视内容搬上屏幕或者荧幕,以此形成全产业链。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融创文化集团在这条产业链上的每一环节都不强,甚至可以说是薄弱。

  2013年,王健林豪掷千金请来了包括莱昂纳多、妮可基德曼、凯瑟琳·泽塔琼斯等一众著名好莱坞明星来到青岛,见证青岛东方影都的启动仪式。

  5年后,王健林又请来了包括迪士尼、派拉蒙、福斯、索尼、环球、华纳兄弟以及狮门等海外电影公司老板,来观摩影都的落成仪式,此时青岛东方影都真正的主人孙宏斌和孙喆一也悉数到场,但却不发一言。

  无论是5年前还是5年后请来的好莱坞影星和一流电影公司老板,王健林想要的无非是提高逼格,希望更多电影人进驻青岛东方影都。

  可惜的是,在国人更愿意看爱情题材、家庭伦理故事的氛围中,号称有52个高科技摄影棚的东方影都也是门可罗雀。在东方影都拍摄的电影寥寥无几,连万达自己出品的无数电影中只有《熊出没》等少数电影是在这里拍摄,更不用说其他电影制作公司。

  500亿投资建设的青岛东方影被寄予了比肩好莱坞的希望,连放在青岛西海岸最显眼位置的“青岛影都”四个白色大字,都是大洋彼岸洛杉矶“HOLLYWOOD”的山寨版。政府、万达、融创甚至共同出资设立总额50亿元的影视产业发展补贴基金以求引巢筑凤,然而,据彭博社报道,之前在这拍摄的10部电影中,尚未有任何一部获得该项补贴。

  此外,据媒体报道,从2015年开始,东方影都已经更换了7个不同的首席执行官,曾致力于影都国际化的外国员工也都离职。

  这是青岛东方影都的困境,好听一点的说法是布局超前,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先驱,但朴实一点的说法是,比较鸡肋。

  而乐创文娱境况可能比青岛东方影都更“惨”一点。

  自贾跃亭逃遁之后,电影之子张昭的至暗时刻来临,过去3年他一直苦苦支撑着乐创文娱这份事业,但利润、估值、成果都在全方位缩水。

  数据显示,乐创文娱净利润已经从2016年的1.45亿元跌至2018年的-1.64亿元;比如孙宏斌首次入股乐视影业的时候,估值是70亿元,现在已经腰斩至34.8亿元。

  在2019年初,孙喆一刚接手文化集团的时候,外界还在猜测张昭和孙喆一是太子和太傅的关系。仅半年后的6月24日,太傅请辞,留下了失去“灵魂”的乐创文娱,接棒CEO职位的正是融创太子。

  比乐创文娱更“糟糕”的是乐融致新。

  在2017年年初,乐视电视总销量达到1100万台,彼时仍是互联网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是孙宏斌最为看重的业务。然而,仅一年后,随着乐视体系溃败,乐视电视运营主体乐融致新在经历包括融创、京东、腾讯、联想等一众大佬的23.7亿输血抢救后,仍无可避免地走到了生死存亡边缘。

  根据乐视网2018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乐融致新在去年实现营收7亿元,但公司净亏损高达23亿。而乐融致新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董事长刘淑青本人更是被列入“老赖”名单中。

  青岛东方影都“鸡肋”、乐创文娱失去灵魂、乐融致新生死一线,融创文化集团的这条产业链难言稳固,更像一个纸条,轻易一扯就会断裂。

  3)影视遭遇寒冬

  影视寒冬期是从2018年初崔永元拿出范冰冰的阴阳合同开始的,随后艺人逃税漏税、收视率造假、演员片酬畸高、发行审核肃严等话题持续发酵,整个行业弊病暴露殆尽。

  二级市场影视传媒板块急速跳水,整体跌幅超过35%,PE降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值。传导至一级市场则呈现出资本大撤退、开机数量骤降、制作费用缩减、库存加剧……据统计,2018年全国电影票房增速15年来首次不足10%,暑期档和国庆档两个重要档期票房同比增长率仅6.3%和-20%。

  知名影视创投机构负责人甚至预言,未来12个月,估计至少会有1/4到1/3公司退出或者基本退出这个行业;5年内,这个行业里剩下的公司应该不超过1000家。而就在资本为之疯狂的2016年,仅一年时间就诞生了4000家影视公司,全行业公司数量甚至超过1.2万家。

  融创文化集团在这样的背景下逆势成立,大概率不会太好过。

  29岁的儿子能胜过当年25岁的老爹?

  没有人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包括富二代孙喆一。

  孙喆一出生时,孙宏斌被投入监狱;他17岁时,孙宏斌被迫将顺驰贱卖给香港路劲基建集团;他27岁时,孙宏斌的两笔豪买成为全国人民的焦点,他开始担任融创中国的执行董事。

  在影视寒冬到来前夕,孙宏斌斥巨资仗义并购了一堆资质堪忧的资产强行组成一个难以整合的产业链,并将这个听上去很美好,实际上却很苦逼的活交给了29岁的孙喆一。这搁哪个习惯呆在舒适区的富二代身上都得哭。

  但如果拿孙宏斌的经历对比,孙喆一的条件又好太多了。彪悍的孙宏斌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加入联想,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被提拔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的经理,上任仅2个月时间就在全国建了13个独资分公司。在那个万元户都是稀有品种的年代,孙宏斌的销售额高达2400万元,还顺手帮柳传志解决了1000万元的积压库存。在出众的业务能力被广传为“联想太子”的时候,才仅仅25岁。

  因为忤逆柳传志被送进班房,再出来的时候也才31岁。却在出狱后拉下脸面找“仇人”柳传志借钱,然后白手起家,筚路蓝缕,成就融创帝国。

  太子的位置不好坐,融创帝国的继承权也不是那么随便交出去的。越是艰难的任务越能考验继承人的资质,如果小孙能完成王健林未竟的事业,弥补电影之子张昭的遗憾,践行好孙宏斌着迷的“诗和远方”,那融创太子可能就真的非孙喆一莫属了。

  是骡子是马,遛一遛就知道了。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