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4年蒸发90% 资金链紧张 商誉减值计提 腾邦国际能否走出困局
文旅要闻 劲旅网 劲旅君 2019-05-16 17:59:32

  ◆业绩首现双降 股价4年蒸发90%

  腾邦国际日前发布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业绩首次出现双降。

  2019年一季度腾邦国际营业总收入为111833.20万元,同比下降3.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70.97万元,同比下降65.59%。

  不仅如此,腾邦国际2018年营收增速也大幅放缓,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出现40%左右下滑,这也是其自2012年以来首次的年度净利润下跌。

  受业绩不佳拖累,腾邦国际商誉减值风险大幅提升。腾邦国际曾发布业绩快报修正公告,2018年净利由3.46亿元,下修至1.68亿元。业绩修正主要原因之一:对商誉重新进行了减值测试,预计商誉需计提3800万元减值准备。而商誉减值则是由于腾邦国际投资并购吸收的有关子公司业绩达不到预期。

  ▲腾邦国际股价走势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腾邦国际股价在今年跌出新低,经历了2015年4月的股价最高峰74.99元后,一路下挫,2019年1月出现了历史最低价7.11,与高峰值时期股价相比蒸发超过90%。

  劲旅君梳理了腾邦国际2012年-2018年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发现,尽管腾邦国际业绩此前也出现过较大幅度的变动,但整体趋势却是向好的,然而从去年开始业绩大幅走低,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对于业绩去年以来大幅下降,腾邦国际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在一季度报中,其将原因归结为:

  “一方面,受宏观经济影响,公司原有战略布局放缓,致使公司 2019 年业绩比去年同期下降;另一方面,公司处于快速扩张阶段,存在持续融资和融资渠道多元的需求,目前公司已与资管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将会对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有积极影。”

  在2018年报中,腾邦国际给出的理由则是:

  “一方面,对公司商誉重新进行了减值测试,预计商誉需计提3,800万元减值准备;另一方面是属于政府性质的包机业务航线补助金19,733万元尚未收到。”

  ◆主营业务增收乏力 毛利率一路走低

  腾邦国际去年以来给出的糟糕成绩单和其主营业务增收乏力有直接关系。

  现阶段腾邦国际主营业务主要覆盖四大板块,即机票酒店、旅游度假、差旅管理、金融服务,自2015年起财报口径将其划分为两大类,即商旅服务和金融服务。

  劲旅君注意到,腾邦国际的两项核心业务毛利率从2015年起一直为负增长状态,其中商旅服务毛利率由2015年的38.22%下降至2018年的11.73%,减少了近三分之一;金融服务毛利率也从2015年的68.5%缩减到2018年的44.61%,也减少了近三分之一。

  商旅服务方面,机票是腾邦国际的核心业务,受市场大环境影响以及航空公司代理政策的调整,利润去薄问题日益明显,虽然其并未就机票业务给出相关数据,但横向对比,以携程为例,其以机票为核心的交通票务业绩近两年来也呈现增速连续下跌的态势,由于搭售业务的取消,甚至出现了两个季度近乎为0的业绩同比增幅。

  行业老大尚且如此,腾邦国际的处境可想而知。

  旅游产品领域,以众信旅游作为参考,作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民营旅行社,众信旅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22.3亿,同比增长1.5%,但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只有2356.6万,同比下降89.9%,对于净利润的下降,众信旅游给出的原因之一也是受市场不可抗力的影响。

  同样是市场大环境影响,腾邦国际的日子想必也不好过。

  金融服务方面,腾邦国际是旅游行业中少有的拥有完善金融牌照的企业,早在2014年就涉足P2P网贷业务,小额贷更是其金融业务盈利增长的主要贡献者,但随着银监会发布的《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市场对于放贷业务管理愈加严格,再加上P2P行业接连发生爆雷事件,风险也大大提升。

  近两年来,腾邦国际在逐步加强金融服务向旅游场景的渗透,强调为旅游相关企业提供支付结算、旅游门店收银系统、大型旅游集团清结算解决方案等服务,但能够看到的是,毛利率也随之大幅的缩减,这是一个长线的买卖,短期内很难为腾邦国际带来足够增长。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腾邦国际业务规模虽然保持增长,但利润却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加之其近些年为拓展业务所进行的重金疯狂并购,使得腾邦国际面临的业绩压力越来越大。

  ◆疯狂并购做大规模 资金承压愈来愈大

  在业内看来,腾邦国际出现如今局面与其此前大肆并购有直接关系。

  腾邦国际可以说是近年来杀入旅游市场的一匹“黑马”,以2014年投资厦门欣欣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欣旅游”)为标志正式迈入大旅游领域,并在此后根据其“旅游×互联网×金融”的战略定位大肆开启投资并购,除国内机票业务,国际机票及旅行社业务均通过并购得来。

  根据劲旅君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今,腾邦国际投资已经并购的旅游相关企业超20家,包括机票交易平台、旅行社、旅游B2B企业以及金融企业。

  事实上,接连的投资并购已经给腾邦国际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相关公告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末,腾邦国际总资产92.54亿元,总负债60.46亿元;流动负债56.58亿元,在负债中占比较高。

  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则在近期遭遇了被动减持,由于股价下跌,腾邦集团存放于中信证券信用担保账户的股票触及平仓线及在国海证券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触发违约条款,因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筹集足额的资金,债权人采取了平仓措施,并表示虽然正在积极与债权人沟通,但后续可能存在继续被动减持的情况。

  资金压力明显的另一大表现就是股权质押比例高,腾邦国际发布的《关于持有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解除质押再质押及延期购回的通知》显示,截至2019年4月末,控股股东腾邦集团持有腾邦国际累计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 137923783股,占其所持有腾邦国际股份的83.49%。

  从腾邦集团股权质押比例依然较高和股票质押回购延期购回的行为来看,腾邦国际的资金压力仍然较大。

  受此影响,腾邦国际对外并购的步伐也在2018年明显放缓。

  2018年腾邦国际曾试图收购的九州风行同样为出境游批发商,产品布局以长线为主,线路包括俄罗斯出境、欧洲出境、马尔代夫海岛游、美洲出境、中东出境、东南亚出境等。从业务方向来看与喜游国旅、捷达假期形成互补,若能成功收购将会是对腾邦国际批发业务线的有力补充,但该收购被腾邦国际以持续经营发展、收购成本及有效控制风险等因素终止收购。

  而另一家拟收购主题公园运营商巧趣文化则以城市型主题公园运营为主,主要业务在国内,目前在上海、唐山、无锡等地均有乐园项目,自2018年10月宣布拟收购消息至今,也再无相关推进的消息传出,最后能否顺利收入麾下还有待商榷。

  为了能够缓解投资带来的资金压力,腾邦国际也在迫切寻求外部资金援助,引入深圳市福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两家国资股东。

  2018年深圳市政府出台了促进上市公司健康稳定发展的若干措施,投入了数百亿资金驰援上市公司,腾邦国际成为了驰援资金的优先选择对象,甚至被调侃成为“深圳国资驰援‘第一股’”。

  除了引入外部资金,根据相关公告信息,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还以约3.59亿元向自然人史进转让腾邦国际3900万股(占总股本的6.33%)以及由此所衍生的所有股东权益,史进由此将位列第三大股东。

  尽管腾邦国际在2018年的并购结果并不是很理想,但在2019年3月,腾邦国际又拟与北京宁生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成立合资公司,其中宁生旅游出资6000万港元,占股60%,腾邦国际出资4000万港元,占股40%,新的合资公司业务将包括但不限于在普吉岛、巴厘岛、越南岘港、马尔代夫等国家或地区从事水上乐园、潜水服务、海岛运动等主题旅游活动。

  新的合资公司的成立将对腾邦国际深耕旅游目的地转型产品制造商产生积极的影响,但在频频传出资金压力的当下,双方合资公司是否能顺利推进尚需时间验证。

  ◆业务布局基本完善 但需面对慢效应

  腾邦国际的前期并购并不是毫无作用,自腾邦国际确定转型旅游业务已来,先是为自己制定了“旅游×互联网×金融”战略,后又升级为“资源×渠道×服务”,开始深耕旅游目的地市场,从代理人向产品制造商转型。

  前期的投资并购基本让腾邦国际实现了旅游全产业链的布局,特别是对于喜游国旅、捷达假期两家批发商的收购,为腾邦国际向产品制造商转型奠定了基础。

  作为出境游批发商,喜游国旅以港澳游业务起家,主要业务模式为境内批发获客+目的地地接服务+免税商店经营业务,并重点拓展日本、韩国、泰国等中国出境游“5小时航程”的多个国家和地区。

  捷达假期则是以东南亚、日韩及邮轮业务为核心,以泛东南亚地区旅游批发为优势项目,并在拓展塞舌尔、中东非洲、欧洲等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旅游市场。

  两家旅游批发商的并入,让腾邦国际在旅游产品制造上明确了方向,根据腾邦国际的信息披露,目前腾邦国际已经在在俄罗斯、泰国、越南、印尼、柬埔寨、老挝等旅游目的地实现深度布局,并在陆续开发日本、欧洲、澳洲等线路,这与两家批发商的业务覆盖基本相同。

  而在渠道建设上,腾邦国际拥有欣欣旅游以及八爪鱼在线两大TO B分销商。其中,欣欣旅游拥有B2C平台“欣欣旅游网”、B2B平台“欣欣同业”等,平台聚集的旅行社超过11万家,在售旅游产品超过200万件。

  另一家八爪鱼在线目前平台入驻也有2500+家供应商、38000+分销商,2017年全年交易额达到60亿,而根据八爪鱼在线目前的发展规划及业务预计,很快将会突破百万级,是行业重要的旅游分销流量入口之一。并在2018年4月获得包括腾邦国际在内的6亿元C轮战略融资。

  除了对于B端的布局,腾邦国际还在加快线下门店渠道的建设,旗下腾邦旅游通过合伙制模式在全国范围进行快速门店扩张,到2017年底已在全国布局逾两千家门店,根据腾邦旅游的规划,到2020年将扩张到1万家旅游门店。

  通过B2B线上分销渠道以及线下门店渠道的局部,腾邦国际在分销渠道上成功覆盖了B端和C端, 再加上目的地资源整合布局,腾邦国际一条覆盖旅游全产业链的业务格局基本清晰。

  但从转型产品制造商打造庄家目的地目标来看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腾邦国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要后期持续不断的投入培育和各个业务线并购企业之间的深度磨合才能实现,这注定是一个收效缓慢的过程。

  ◆品牌效应尚未显现 未来之路面临考验

  作为后入局玩家,腾邦国际在旅游市场面临的另一大问题就是品牌影响力的建立,通过企业并购能够完善业务线布局,但需要依靠口碑和时间建立的行业影响力是腾邦国际目前仍需面对的问题。

  纵观旅游度假市场,现阶段已经有携程系在线上占据着主导地位,线下开始大举扩张门店,线下又有中青旅、凯撒、众信等老牌旅行社,特别是近些年不论是线上企业还是线下旅行社,也都在深化对于目的地特别是出境游目的地的布局。

  腾邦国际高级副总经理霍灏曾对媒体表示,与凯撒、众信等旅行社相比,腾邦国际在旅游市场的优势在于to B 和to C同时在走,用合纵的方法去打通整个产业链,形成生态圈覆盖上、中、下游。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转型旅游制造商腾邦国际确实有自己的优势,特别是在出境游产品中的核心元素机票这一块儿,尽管腾邦国际实现了全产业链的布局,但想要发挥出这样的优势,就更加考验腾邦国际对于并购公司的资源整合能力,截止到2018年腾邦国际的布局版图才算是清晰,未来的协同效果如何,是否真正能达到资源强强联合的预期还不能过早下结论,之前万达大举并购13家旅行社的历史结果仍在眼前,这是一件需要长期磨合,精细化运营、收效较慢的过程。

  此外,在产品的分销方面,尽管腾邦国际已经建立自己的to B和 to C渠道,但想要消化腾邦国际作为旅游制造商的产品还远远不够,需要想办法去拓展更多的外部渠道。

  而在线下门店的布局上,且不说无论是OTA还是旅行社都在加快线下门店的布局,竞争越来越激烈,单店盈利能力比率提升压力巨大,另一方面,门店的收客效果如何也还需考虑在内,现阶段很多线下门店都是体验店形式,引导客人线下体验,线上购买,腾邦国际计划扩张1万家旅游门店,本身就是需要花时间、资金和精力去铺设和管理的,是否能如愿成为值得的流量入口也是一种风险尝试,否则不仅不能助力腾邦国际的产品销售,反而还有可能成为“累赘”也未可知。

  可以预见,腾邦国际接下来的日子或许不会太好过,摆在眼前最为重要的是如何挺过资金压力的难关,后续的企业融合、资源整理、精细化运营都是需要面对的考验。

  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作为国家战略性支柱产业的文化旅游产业及广大从业企业如何与时俱进,不断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高性价比的文化旅游产品和服务才是致胜王道,风已停,文旅商业必将回归行业本质。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