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人带动乡村旅游 堆谷山的内生集聚式发展之路
劲评论 邹光勇 2019-02-16 17:42:29

  乡村旅游是很多地区乡村发展和乡村减贫的关键抓手。我国对于乡村旅游的实践探索和理论研究近30年来已形成了诸多框架性的认识。从乡村旅游内生成长机理来看,上下游旅游产业活动单位的自主、自生、自觉发展是各大经济主体活力被有效激发的前提,也应该是政府规划的基本考虑。但现有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总结,整体上偏宏观,微观经济主体自主、自生、自觉性的竞争与合作规律反而考虑得较少。

  本文将深入分析的安徽堆谷山乡村旅游,恰恰是一个草根精神、能人带动、宗亲帮扶与政府引领相结合的典型案例。堆谷山不但造就了一批乡村致富带头人,培养了一个乡村经济组织,而且走出了一条内生集聚式发展之路。

  农家乐:偶然起步的闲时副业

  堆谷山,地处安徽省霍山县大别山主峰白马尖脚下,海拔约1000米,距离霍山县城91公里,总面积57.45平方公里。

  地处偏远的堆谷山经济发展一度落后,曾是深度贫困村。2001年,现为堆谷山乡村旅游扶贫协会会长的蔡胜明,出于山里人对外人的天生热情以及自己对家乡如画风景的热爱,自发做起了龙井峡的免费接待服务。起初,蔡胜明没有想过通过接待游客挣钱。曾经有两位驴友在连续2个月中,多次来到堆谷山考察,蔡胜明都义务地提供了向导服务以及部分吃住。

  堆谷山的旅游发展起步则源于一场善意的偶然相逢。2002年,两位旅游者由于受到蔡胜明帮助,在离开堆谷山时硬塞给他100元。蔡胜明由此看到商机,从2003年5月开始做起了农家乐的生意。2004年,蔡胜明的农家乐年收入达到5000元;而到2006年,其农家乐年收入已超万元。在他的影响下,同村的蔡金山在工作之余,也开始利用自家闲置房间做起旅游者的生意。

  2006年,磨子潭镇政府启动堆谷山村的集聚区规划建设工作。尽管彼时政府还没有农家乐方面的明确规划,政府的集聚区规划却是堆谷山的农家乐得以规模化发展的前提。正是由于房屋建筑区位的集聚,后来的农家乐的形象建设、基础设施配套供应、标准化管理、品牌化发展以及后来的乡村大舞台、游客服务中心、停车场以及百家宴促销等活动都能很好的落地。

  总结堆谷山的旅游发展,2001年-2007年,堆谷山还没有真正的旅游业,乡村旅游带头人蔡胜明和蔡金山不知道何为农家乐和乡村游,主要谋生手段也依然是从事农业生产。但当时的堆谷山已开始具备乡村旅游的食、住、导游服务等基本要素。

  2008年,堆谷山村民仍全部以农业为生,农家乐只是少数人的闲来副业,农民家庭平均年收入不到万元。而现如今,堆谷山已迅速成长为华东地区有影响力的户外旅游名村,农家乐每年回头客占比达80%左右,并且先后荣获中国最美山村、美丽中国十佳旅游村、安徽省乡村旅游示范村、安徽省特色景观旅游名村、安徽省森林村庄、安徽省休闲农业示范村、安徽村户外运动基地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2018年,该村已经有各类农家乐、农家小院72家,床位1400多张,创综合收入4000多万元,农家乐业主户平均纯收入超20万元,有的农家乐年收入突破百万元。

  堆谷山蝶变的三个阶段

  2001年-2007年,堆谷山的旅游还远未成型,而从2008年开始,这个村庄的旅游开始了分为三个阶段的“蝶变”:2008年-2011年的启蒙期、2012年-2014年的成长期和2015年-2018年的乡村旅游发展期。

  2008年-2011年的堆谷山乡村旅游还处在启蒙期。这一阶段,堆谷山的乡村旅游开始步入专业化运营。

  这期间堆谷山的乡村旅游有两个标志性事件。第一件,是蔡胜明的农家乐经营由副业转为了主业。2008年,蔡胜明拿出家里的全部10万元收入,通过现金借款、欠工程款等方式陆续筹集资金100万盖农家乐。此后,蔡胜明放弃种植庄稼与经营商店,全职投入农家乐的经营,2011年,心愿农家乐盖成。由此,蔡胜明的农家乐年接待游客人次增加了3倍以上,年收入也增加了3倍以上。第二件是景区开始建设运营。2009年,龙井峡景区开始由民营企业无偿承包建设。2010年,龙井峡景区实行收费经营,农家乐为龙井峡景区输送客源,景区也为社区带来收益。

  2012年,堆谷山乡村旅游进入了成长期,这一阶段持续到2014年,堆谷山在这期间通过能人带动,引乡村精英群体化;通过政府帮扶,促乡村治理上档次。总体来说,这几年乡村旅游人次年增长率在30%以上,乡村旅游市场也由背包客转型到了对于住宿标准化有更高要求的游客。

  堆谷山旅游在蔡胜明、蔡金山等人率先开创性的商业尝试中起步。

  蔡胜明等人“开先河”式的农家乐经营获得成功的背后,有其对家乡如画风景的热爱、大胆创业的精神,也有其家中长期开小店所积累的敏锐商业嗅觉和虚心向驴友请教学习的态度。凭借淳朴乡亲解囊相助出借的资金和政府的支持帮助,最早开办的一些农家乐不断做强做大,“双蔡”的旅游接待也开拓了农户的经营视野,连襟、兄弟、邻居等都跟随他们的创业脚步,先后发展壮大起来。这样一来,能人就把村里的一批人带动了起来。

  政府的帮扶在这一阶段有效提升了堆谷山乡村旅游发展质量,规范了旅游管理。伴随堆谷山乡村旅游市场的不断升级以及农家乐的竞争愈加激烈,除了宏观规划和大的基础建设之外,政府适时地统一了门牌店面形象,配套了观景座椅、导引标识、游客服务中心等设施;同时引入和自建农家乐星评标准,对于不同级别给予不同奖励。此外,政府还组织农家乐的业主们外出参观考察、参与培训活动。政府的这些帮扶和规划措施,大大提升了堆谷山乡村旅游服务水平和农家乐业主的经营能力,促使乡村治理上档次。

  2015年-2018年,堆谷山乡村旅游在各方面快速发展起来,并有了更多可持续性上的探索。这一阶段同样有两个标志性事件。

  第一件是能人再次创业,农家乐经营实现规模化发展。2015年,蔡胜明的心愿农家乐第二期建成,自此其床位超过100间,餐饮座位数超过100个,年营业收入达50万元,市场定位也和第一期有所不同;到2018年,其营业收入更是突破百万元。与此同时,其他农家乐也在积极改建,扩建房间数量。

  第二件是自治组织的成立,开启了乡村旅游的新阶段。2017年,堆谷山的农家乐业主们以“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服务”为办会宗旨,自发成立了堆谷山乡村旅游扶贫协会。协会通过“1+3+10”工程,将乡村旅游与脱贫攻坚战略联合起来,带动了农民就业增收和脱贫致富。

  在政府的资金支持下,协会开始承办大型活动,其中的典型活动包括乡情民俗文化节、100桌长桌宴、户外嘉年华、扶贫年货节、越野挑战赛等,有些活动吸引了中央电视台、合肥电视台以及诸多新闻媒介的注意,大大提升了堆谷山乡村旅游的整体知名度,又进一步扩大了堆谷山乡村旅游的影响力、宣传力和营销力。

  堆谷山乡村旅游发展的四条经验

  堆谷山乡村旅游的成功,有其地处大别山主峰白马尖下、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的因素,也有踩准了发展时机、呼应了市场需求的缘故。但梳理堆谷山的旅游发展历程,造就了今天的堆谷山的一些成功关键,仍值得众多发展乡村旅游的村庄关注与借鉴。堆谷山旅游发展的经验可提炼总结为四点:帮扶与诚信之风、能人带动敢想敢闯、经济组织的成功运作和政府的适时帮扶与助推。

  首先,淳朴的帮扶与诚信之风是堆谷山乡村旅游得以聚势发展的基础。

  堆谷山的农家乐业主建设农家乐,基本上70%的资金来源于民间无偿借债。堆谷山的民风淳朴不仅表现在同村村民互相信任,亲戚朋友间相互帮扶,对于外来者也毫不吝惜热情好客的本性。堆谷山第一家农家乐起源于蔡胜明对于外人的热情与免费接待,这本身就是淳朴民风的表现。随着堆谷山乡村旅游的发展,尽管社区之间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有了矛盾和竞争关系,这种帮扶与诚信之风始终是堆谷山乡俗民风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能人带动与敢想敢闯是堆谷山乡村旅游得以聚势发展的内在动因。

  蔡胜明等能人在堆谷山乡村旅游发展中起到了持续的带头作用,他们不仅是堆谷山最早开始农家乐经营的一批人,也始终保持了对市场敏锐的嗅觉与敢想敢闯的精神。

  堆谷山的乡村旅游市场一直在不断升级,从21世纪初背包客的简单餐饮需求升级到住宿需求,再升级到对于住宿条件的需求,譬如产生了对标准间的需求,而如今又升级到会议和修学旅游市场。堆谷山旅游发展的步伐之所以总能及时跟上市场需求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能人们每次都能及时预见并率先做出设施与服务上相应的升级,从而带动堆谷山的乡村旅游整体上的升级。

  能人的带动和农家乐业主的自发努力还促成了堆谷山乡村旅游扶贫协会的诞生,而经济组织的成功运作正是堆谷山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必要力量。

  堆谷山乡村旅游扶贫协会让活动走向常态、让乡村旅游升级提档走向培训、让营销走向市场化。协会的成立,助推堆谷山旅游发展摆脱个人单干和野蛮化生长的初始阶段,避免了乡村资源过度使用和同质化竞争的问题。有了乡村旅游扶贫协会,堆谷山的农家乐对外形象得到统一,政策资源使用能够标准化,人才培训和市场促销活动得以规模化、聚势化,从而使得堆谷山乡村旅游迈上了规模化、集聚式发展的新阶段。

  协会成立以来,采取了多项措施助力旅游扶贫的推进。推出“1+3+10”工程建设,即1个农家乐带领3个贫困户,实现10位贫困人口如期脱贫。协会会员单位设立“我为老乡”卖特产专柜,黑毛猪等土特产销售也以低保户为主,协会会员的农家乐用工向贫困户倾斜。通过乡村旅游带动新型农业发展,这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合作性,为农民带来就业增收和脱贫致富的机会,从而推动了农业与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等方面的发展。

  最后,政府的适时帮扶与助推是堆谷山乡村旅游得以集聚发展的保证。

  霍山县旅游局、县相关职能部门、磨子潭镇政府对堆谷山的乡村旅游给予了大力支持、关心和指导。政府不断在合适的时机推出多项措施,如宅基地置换、三权分置、集聚区建设、统一品牌标识和形象建设、为农家乐制定品级标准、专项建设、扶贫资金资助、统一规划、组织培训、引入银行信贷、引进外脑等,及时为堆谷山的乡村旅游发展扫清了各种阻碍,为村庄的良性发展保驾护航。

  堆谷山的乡村旅游也是一个不断协调利益相关者,以此共享共赢的动态发展过程。与其他乡村旅游地一样,堆谷山的发展中也存在景区与农家乐的矛盾关系、协会内部关系平衡、贫困户矛盾协调等问题。但是,政府的深度参与和资金扶持增加了社区发展和解决问题的信心,增加了各方之间的凝聚力。外脑的介入则使得各利益相关者对于利益的诉求和对外表达更加理性。

  从堆谷山的旅游发展过程中我们看到,堆谷山的乡村旅游发展之初,集聚区的统一规划和建设资助使得农家乐的发展具有了规模化、标准化的可能。旅游发展中期,农家乐的标准制定、评定及资助定级使得农家乐的服务强者愈强,示范效应更加明显。而此后扶贫协会的建立和制度建设,则为堆谷山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广纳智库、资源流动和集聚放大的平台,让乡村旅游发展更加聚势和规模化。不断夯实制度建设、搭建平台聚势、放大好的经验,堆谷山乡村旅游正不断朝着科学的方向发展。

  作者简介:邹光勇,上海商学院酒店管理学院副教授;吴文智,华东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副教授。(特别感谢:霍山县旅游局提供调研帮助)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