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一号文件发布在即 政策助推下乡村旅游中的竞合关系如何处理?
劲评论 邹光勇 2019-02-14 10:19:25

  春节黄金周渐行渐远,备受关注的中央一号文件发布在即。

  不出意外,2019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将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第21个、新世纪以来第16个指导“三农”工作的重要文件。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此后,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国家多部委相继出台的多项《指导意见》为乡村旅游从高速发展走向高质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

  然而,在乡村旅游不断获得政策利好和资本加持的同时,凤凰网旅游发现,在对乡村旅游进行规模化投资之外,乡村旅游景区与旅游“小企业”之间还存在目标冲突、信息不对称、企业利益受损等诸多矛盾,从景区与农家乐等的关系来看,市场竞争的微观机理是首先需要探讨清楚的基本问题,在此基础上的治理机制建设才能更好的尊重市场规律、挖掘市场潜能。

  避不开的经营模式 躲不掉的利益之争

  随着旅游市场的繁荣以及乡村旅游的政策利好,近年来,越来越多中小企业主涌入乡村旅游市场,在景区周边开设民宿、农家乐、渔家乐、牧家乐等领域进行规模化或单体投资,并形成了“公司+农户”、“农户+农户”、“协会+农户”等经营业态,尽管经营业态众多,但从管理结构方面,主要分为两大模式。

  第一,各自独立经营。独立经营下,两者为合作共赢关系,比如安徽霍山堆谷山的农家乐协会直接为景区输送客源,而景区为其支付佣金等。

  第二,景区与农家乐在管委会或者开发公司的管理体制下进行一体化经营,比如贵州西江千户苗寨、一票制时的凤凰古城和丽江古城等。

  目前,乡村旅游景区与旅游小企业之间存在的矛盾与争议均离不开上述两种经营管理模式。

  即便是各自独立经营,也往往会面临目标冲突和信息不对称问题。目标冲突主要是各自获取利润最大化及支配权冲突,且景区往往占据支配权,而旅游小企业通常处于弱势地位。

  在乡村旅游合作初始阶段,旅游小企业为景区输送客源,不管景区是否利用自身的支配地位或者信息不对称性来签订合同,景区与以农家乐为代表的业态开展合作都极易达成,两者合作实现双赢,同时带来社会福利的增加,但是两者在收益分配比例上容易发生矛盾。

  此外,景区与旅游小企业的竞争合作关系中,以农家乐为代表等小企业主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在乡村旅游竞争加剧阶段,农家乐等有重新谈判签订契约的诉求,其通过谈判来向景区争取权益也是理所当然之事,然而由于前期合同的掣肘,这种诉求往往难以实现。

  在一体化经营下的旅游小企业利润同样易遭受损害。比如:河南栾川重渡沟景区是一体化的例子,其景区开发管理公司对农家乐旅馆有价格制定权和管理权,并实施低价控制和质量管理,这种低价控制会损害农家乐的收益。

  在矛盾发生后,景区通过邀请专家对农家乐的业主进行培训、成立农家旅馆管理联盟等方式,缓和了景区与农家乐的紧张关系,矛盾也逐渐化解。

  根据巴特勒的产品生命周期理论,乡村旅游景区点多数并非不可再生,但随着竞争加剧、环境恶化与社会负面影响加剧,旅游业的商业化最终会进入一个停滞期。经营者如不能采取措施让景区重焕生机,那么经济效益会有下降可能。

  在此基础上,乡村旅游景区与农家乐等旅游小企业需要建立协调机制,以便克服双方矛盾所导致各类矛盾与不可持续发展。

  民企屡被踢出局 国进民退还是卸磨杀驴?

  春节前夕,新疆天山大峡谷景区经营管理权之争在媒体的报道下浮出水面。根据乌鲁木齐天山大峡谷景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山大峡谷公司”)2005年与乌鲁木齐县政府签订的《承诺约定书》,开发经营期限为2006年至2045年,共计40年。

  在天山大峡谷获评5A景区3年后,2016年4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住房与城乡建设厅下发《关于2016年天山自然遗产地和风景名胜区执法检查情况通报》(新建中函【2017】6号),其中要求“乌鲁木齐县尽快收回出让的风景名胜区管理权和经营权”。乌鲁木齐县政府以此为由,收回景区经营管理权。

  然而, 时至今日,乌鲁木齐县仍未与天山大峡谷公司签订相关收购协议。不仅如此,天山大峡谷公司相关负责人向凤凰网旅游介绍,在投资天山大峡谷初期,曾以景区门票未抵押,向银行贷款一亿元人民币。但是自从具有国资背景的丝路南山接手景区门票后,却未向银行还贷付息。

  乌鲁木齐县县长向凤凰网旅游表示,政府不是不给钱,但是怎么给还有大量工作要做,这是双方的事情。具体的细节正在由专人执行,

  无独有偶,2017年12月,贵州省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出动百余名工作人员,对格凸河景区进行了强行接管。事情发生后,有人为县政府点赞,也有人认为政府的强制行为欠妥。当事方也各执一词。

  格凸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郭铁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1年5月,紫云县人民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重庆市华丰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根据协议,投资方拥有景区50年的经营权。然而,2017年,紫云县政府时隔半年两次发通知,先是要求解除协议,后面的通知则要求在规定时间内自行搬离。

  紫云县政府副县长吴晓敏给出的解释为,根据当初双方签订的协议,投资方需在5年内投资2.4亿元,分3期建设,让景区达到5A级标准。然而,6年过去,协议中的条件均未兑现,景区内的道路护栏出现破损,游客人数也出现负增长。在吴晓敏看来,由于投资方没有履行景区核心景点的建设义务,已经严重违约,因此,紫云县人民政府有权单方面解除协议。

  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青斌看来,紫云县政府利用公权力介入合同纠纷,查封具有合法手续的民营企业的做法,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属于违法行政行为,应当赔偿贵司及华丰公司遭受的损失。同时,紫云县政府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打破信息不对称 平衡利益实现双赢

  西方经济学中对外部性问题的解决无非两种方式:一是直接内部化,二是共同签订契约。

  所谓内部化是将乡村旅游景区与旅游小企业有组织的合为一体;各成员方达成一致约定,也即通过谈判和约定交易规则,保证合作各方有强大的动机不去利用它们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和契约不完全而谋取私利,从而提高整体效率。

  前人研究得出了乡村旅游从投入期的合作到成长期的竞争再到成熟期以后的衰退或再复兴发展趋势,那么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是:如何有效的设计激励机制,以便在现有的交易结构下保证合作成员能同步互动而且有序高效地协作,从而达成整体最优。

  从理论层面推断,最理想的情况是在各自独立经营下,农家乐等与景区能够平均分配因合作所带来的新增收益,但实际上由于景区占支配地位,农家乐等的业主是否获取更多佣金这一问题面临不确定性,至少这将更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谈判协商过程。

  在一体化经营下,以农家乐为代表的旅游小企业利益同样受损,甚至很难盈利。在个别管委会管理的旅游景区中,诸多商户甚至在租期未到就因租金过高问题而不得不撤离就是一明显例证。

  事实上,不管是国有、私有还是混合体制,景区都具有一定的公益性。对景区来讲,为了避免逆道德风险,应主动融入旅游小企业的各项促销活动中,并在自身的营销活动中多动员和吸引旅游小企业参加。

  此外,景区还要注意社区利益,尤其是注意到贫困户的切身需要,在景区与旅游小企业的合作发展中,做到以效率和公平为基本原则,从而在减少成本的情况下避免社区极端事件或者是损坏景区形象的事情发生。

  对政府来说,由于景区逆道德风险降低了旅游消费者剩余以及社会福利,景区与社区的矛盾关系缓和是政府应该力图为之的事情。政府除了科学规划以及帮助农家乐提升形象、建立标准、提供扶贫资金援助等之外,也可以动用各种手段协调景区与农家乐之间的利益,做好信息对称工作。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