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江边寨 共享住宿的一场中国式旅游扶贫试验
行业信息 劲旅网 陈杰 2018-11-12 18:54:05

  ◆共享住宿,什么鬼?

  2017年,彼时30岁的廖韦威,脑海中甚至没有半点概念,所谓“共享住宿”,究竟是个什么鬼?

  广西,桂林龙胜县,金江村江边寨。

  一个地处大山深处的小村寨。2017年,只有38户,168人。

  去年,两个新生命诞生,终于让全寨人口创新高,170人。

  廖韦威熟悉小寨子里的每一位村民。他生于此,长于此,2008年当兵退伍归来之后,他并没有和同辈的年轻人一样,选择外出务工,而是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成家立业。

  都说弹指一挥间,沧海变桑田。

  不过在廖韦威的印象中,江边寨的时间,似乎流动极慢。10年间,他从一个毛头小伙,成长为金江村村干部,但他出生的这个小村寨,变化却不大,绿水青山,炊烟袅袅,鸡鸣狗吠……

  或许都市人艳羡这样的田野生活。但是廖韦威和乡亲们心知肚明,绿水青山固然是好,但这背后,却是一个大写的“穷”字。

  江边寨人均年收入只有3000-4000元左右,传统务农收入占据核心地位,年轻劳动力大量外出务工,寨子里只剩下老人、孩子和狗。这是一个中国最典型的贫困村寨。

  江边寨所在的广西桂林龙胜县,是全国重点贫困县之一,这里也是国家扶贫攻坚战的一线战场。

  和其他贫困地区不一样的是,龙胜县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全国知名的龙脊梯田核心景区,离江边寨不足10公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江边寨也位于龙脊梯田景区的范畴之内,是一个可以通过农家乐、住宿、农产品销售、旅游服务,实现致富的存在。

  然而,并没有。

  虽然地理位置优越,但江边寨所处位置在龙脊梯田景区边缘。廖韦威对于龙脊梯田与自家村寨之间关系最大认知则是:每天全寨子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一大巴又一大巴的游客从寨子前的公路上呼啸而过,除了卷起的尘土,什么都没留下。

  怎样才能让这些游客留在江边寨,成为廖韦威每天都在琢磨的问题。直到2017年的某一天,他接到上级通知,会有短租民宿平台来江边寨考察,进行旅游扶贫。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共享住宿”这个概念。

  ◆进了村的爱彼迎

  这个所谓的“短租民宿平台”,就是爱彼迎。

  爱彼迎或许全球知名,但对于江边寨和廖韦威来说,却是完全陌生的存在。

  即便是廖韦威陪同桂林市、龙胜县各级领导,接待完爱彼迎考察团后,他依然没太搞懂,这是个怎样的企业,又能给江边寨带来啥。

  为此,他偷偷找其他村寨搞旅游住宿的朋友咨询过,也上百度查询过。

  “最后总算搞明白了。”廖韦威略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他的疑问却并没有消除,爱彼迎也好,共享住宿也罢,为啥对一个穷山寨感兴趣?

  廖韦威的困惑也是业内外人士共同的疑问?

  作为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爱彼迎进入中国时间不长,但积极的在和中国各级政府合作,这并不难理解。

  “乡村振兴是十九大之后中国重要的大政方针,在此之前还有一个精准扶贫,文化和旅游部成立之后,如何让两大政策结合起来,通过旅游助力乡村振兴,对于爱彼迎而言是一个有益尝试。”爱彼迎中国区总裁彭韬如是说道。

  基于此,2017年10月,爱彼迎和桂林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以龙脊梯田景区内的贫困村金江村为试点开展创新型旅游精准扶贫项目,通过共享住宿的收益提高当地村民的经济收入,从而脱离贫困。

  那么,共享住宿和旅游扶贫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在彭韬看来,住宿是旅游必不可少的一环,是打通旅游产业链上下游的关键,只有让游客住下来,才能让更多的旅游消费出现。

  想要解决住宿问题,必须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江边寨,就是那个被爱彼迎选中的村寨。

  ◆别样扶贫思路

  江边寨拥有几个优势:地理位置靠近龙脊梯田核心景区,能够吸引景区流量分流;村寨基础设施和道路联通条件良好;村寨文化底蕴深厚,具备二次开发潜力。

  综合而言,江边寨具有打造成为一个以特色住宿为核心的新兴旅游目的地的潜力。

  爱彼迎在江边寨扶贫的第一步,就是帮助这个村寨,改造一批具有浓厚当地文化特色同时又具备现代化住宿条件的乡村民宿。

  为了打造特色房源,爱彼迎邀请了专业的建筑设计团队来江边寨选择合适的当地房源做全方面改造。

  当地各级政府对此予以支持,廖韦威和镇政府驻村工作人员马不停蹄的为全村寨开了几次大会,讲解这次旅游扶贫的具体情况。

  尽管村民们并不太知道爱彼迎是怎么回事,但是对于免费改造房源、导流龙脊梯田游客、发展田园采摘、搞旅游餐饮等一点就通,这和农家乐一个路数,没啥复杂的。

  工作推进顺利极了,各方都兴致高昂。作为此次项目的建筑设计师,加拿大著名设计公司 D+ ARCHITECTS合伙人、中国区CEO张健甚至已经和团队跑了数次江边寨,选取了好几处合适的房源,就差动工改造了。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点上,出问题了。

  因为,被选中的房源主人,反悔了,而且不止一家。这让张健有些措手不及。

  在廖韦威的周旋下,大家弄清楚了房主反悔的原因,其中,有一家因为老房主担心房源改造破坏了风水,影响身后事。

  不过廖韦威却比谁都清楚,这几位反悔房主的背后,是全村寨村民对于这种共享住宿扶贫模式的疑虑。

  “以前村里不是没有搞过农家乐,但效果一般。这些年了,村里没有人能够抓住这些商机,凭什么改造几幢房子就能够改变状况?”廖韦威坦言,村民们实际上是信心不足。

  无奈之下,廖韦威只能和张健一起尝试说服其他村民,经过折腾,总算有村民松了口,同意尝试,于是,这才有了后来的江边寨两个乡村民宿样板间。

  ◆小山村的新网红

  作为此次的样板工程,两幢乡村民宿的打造可谓“不惜血本”,张健坦言虽然这并非是自己设计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工作,但却是最操心的一次设计。“我们要放下作为建筑设计师的身份,不追求极致的建筑设计理念,而是要最大可能性的还原、展现当地住宿文化特色,还要将现代化的住宿科技融入其中。”

  ▲改造后的江边寨乡村民宿

  经历小半年的改造,两幢乡村民宿最终于10月底完工,并于11月初上线爱彼迎平台。两幢乡村民宿总共6个房间,不仅拥有完善的抽水马桶、洗漱淋浴空间,还有空调、电视、冰箱等家电,而且将当地风俗文化融入其中,一些当地的老物件,例如当地的纺布织机成为了特色摆件。

  这边房源在改造,那边廖韦威正在为如何运营这些房源奔走。为了能够让这个样板工程更好运转,同时也为激发村民参与积极性,江边寨专门成立了旅游合作社,以市场化的手段,让全体村民当股东,培训村民成为服务人员,负责房源的日常维护和运营,收益也由全体村民共同分享。

  爱彼迎则提供专业指导,包括平台导流、线下运营培训、线上运营操作等。

  “我们已经组织了几次培训班,邀请有经验的房东帮助村民,还编写了房源运营手册,免费分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更了解共享住宿,通过这种方式脱贫。”彭韬表示。

  据了解,江边寨这两幢乡村民宿每间房可以在爱彼迎平台上售卖到400-500元/间夜,一上线就抢订一空,颇有成为网红打卡目的地潜质。

  ◆星星之火如何燎原

  很多人都问彭韬,爱彼迎大手笔参与旅游扶贫,自己又能够获得什么?

  从本质上而言,爱彼迎是短租民宿平台,作为流量聚集的平台和分发渠道,轻模式运营是本质,类似于江边寨这样偏重的运营模式,并不适合爱彼迎深度介入,因此也就注定了,江边寨项目本身,对于爱彼迎而言,不具备大规模普及性。

  彭韬承认这一点,江边寨项目对于爱彼迎而言,最大的意义在于通过样板间,引发尽可能多的市场自发连锁反应。

  从这个角度理解,就好比爱彼迎只是在一片草地上点燃一个火苗,希望借助共享经济这股大风,在当地引发燎原大火。当越来越多的类似江边寨的项目出现时,爱彼迎平台就会收获大量忠实拥趸。

  ▲改造后的江边寨乡村民宿

  桂林市政协副主席郑毅从防止返贫的角度予以解释,只有打造出市场化经济运作的基础,形成市场化运作的氛围,才能保证乡村民宿可持续发展。

  “这两幢乡村民宿样板间建立之后,已经有村民看到了里面蕴含商机,开始模仿样板间,打造自家乡村民宿,这就是良好的市场化开端。”郑毅透露。

  彭韬直言:“我们鼓励村民通过借鉴、模仿发展自己的乡村民宿,只有这样,才能逐步做大产业基础。”

  他同时强调,江边寨乡村民宿有规模之后,围绕共享经济的生态圈配套产业就可以进一步发展。

  ◆爱彼迎的大图谋

  爱彼迎大力度旅游扶贫,除了为这些潜在的旅游热门区域培育共享经济土壤外,还有更大的图谋。那就是通过江边寨项目,爱彼迎要打造学界、政府、企业三方在共享经济领域合作的新套路。

  在中国,这三方紧密联系,学界是政府重要的决策参考支撑,左右诸多重大政策的制定和发布;企业是市场主体,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主力军;政府是行业监管方,保障市场稳定。

  只有“多方”参与,才能保障共享经济在中国的稳步发展。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席建超认可这一观点,作为此次江边寨项目的学界支持方之一,他全程参与了该项目从策划、执行、选址在内的一系列工作。

  “旅游扶贫里有明确责任分工,市场提供平台和稳定客源,政府提供公共服务,专家提供技术支撑,三位一体才能使扶贫扎下根。”

  此外,旅游扶贫作为中央大力倡导的精准扶贫的重要方向之一,谁能够顺势而为,谁就能够获取和政府互动的主动权。

  爱彼迎在此方面有大量的国际化经验。在2017年6月,爱彼迎还发布了《Airbnb爱彼迎对乡村发展的贡献》的报告。

  正因如此,使得“旅游扶贫”成为爱彼迎建立与中国地方政府关系的敲门砖,政府部门迫切需要更多市场实践的数据和案例来推动政策大方向的制定和调控。

  通过这一系列的努力,爱彼迎希望能够获得中国政府的信任,从而为自己在国内的发展提供更好的保障。

  事实上,爱彼迎这两年在此方面动作不少。

  在与高校合作方面,今年1月15日,爱彼迎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北京联合大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三所中国高校签署合作备忘录,在大学生扶贫创业、共享经济相关课程开设、共享经济相关案例与经验分享等方面进行紧密合作。

  在与政府合作方面,2016年底,爱彼迎在政府关系层面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先后与四个主要的中国城市上海、广州、重庆和深圳签署了合作备忘录。2017年,又与成都和桂林签署战略协议。

  受益于此,爱彼迎在中国乡村民宿方面形成了较大的影响力,截至2018年10月,爱彼迎中国内地乡村房源(包括县级市/县及县以下,远郊区)和乡村房东数量约占中国内地房源和房东总数的22%。

  爱彼迎中国内地乡村业务的增长速度均高于整体平均水平。其中,乡村房源增速达257%,乡村房东数量速度为203%,接待房客增速达200%。

  ◆更多玩家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爱彼迎之外,国内共享经济企业也开始在“乡村振兴”和“旅游扶贫”方面进行诸多类似尝试。

  今年1月,斯维登集团旗下的途远与海南儋州方面合作,宣布共同在海南儋州打造共享农庄,深度参与旅游扶贫。

  途远CEO石绍东就介绍:“今年过年途远去考察海南儋州的一个村落,风景优美。然而当地村落的房屋之破旧,村民收入之低廉,让所有人看着都心酸。”

  途远计划将把部分破败的村落进行全面规划,将当地人破旧的房屋改造为现代化的“共享农庄”,鼓励都市人来农村体验游玩居住。

  一方面“共享农庄”可以通过斯维登旗下欢墅平台进行线上推广销售;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打造生态圈,帮助当地人向前来居住体验的游客售卖农产品、提供增值服务等方式扩大收益,增加就业。

  有业内人士分析,共享住宿企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积极态度,深度参与乡村振兴和旅游扶贫,以此扩大自己的产业基础,培养消费土壤,深化与政府的关系,为行业未来的进一步爆发做准备。

  “共享住宿与乡村振兴之间存在着天然联系,但是现在这道联系很弱,因为这一产业尚处于新兴阶段,玩家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还与成熟的酒店住宿行业有巨大差距。”上述业内人士补充,因为特殊的产业形态,共享住宿更为依赖政策扶持和政府支撑,所以未来将有更多玩家学习、借鉴先辈经验,这将推动产业的整体向好发展。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