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锦江老兵刘国祥:做民宿要跳出酒店思维
酒店 迈点网 贝玉 2018-09-29 08:20:02
  中国的经济型酒店兴起于1996年,当时,锦江集团开创了行业内第一家经济型酒店“锦江之星”,二十年后的今天,如家、汉庭、7天等一大批经济型快捷连锁酒店遍地开花,门店已超27.7万家,客房数约达1039万间。
  
  从接触最早一批的国内高星级酒店,到参与打造锦江之星,到负责锦江都城的发展投资,刘国祥见证了中国酒店的崛起与壮大,回首往昔,他对身处于这个最好的时代充满了骄傲,再向前,他决定在新的领域再拓一片新的画卷。
  
  再见到刘国祥时,已经年过半百的他如今正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事情里,像个充满干劲的小伙儿一样,精神抖擞,谈到严肃的话题时会吸一口烟,缓缓吐尽,再跟你仔细分析。
  
  《论语.为政》有言,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而今的刘国祥对行业、对资本、对投资回报,带着一种透彻而平和的心态,“行业本身不存在暴利”,“尤其是安全问题”,当被问到比较犀利的问题时,他会谨慎地思考几秒后再回答你,不回避,也不绕弯,完全以一位亲历者的身份,和盘托出他的所思所想,短短几小时,又怎么能把这半生的思考与对未来的期盼给说尽呢?
  
  在酒店做了30多年,有点累了
  
  “您为什么选择出来创业?”见到刘国祥时,我上来就问了他这么一个问题,从1985年开始接触酒店到2015年正式从锦江退下,30年一晃而过。
  
  “有点累了。”刘国祥回答得很坦率,“做了这么多年酒店,觉得是时候休息一下,让年轻人去做。”
  
  “锦江教了我很多,包括成为第一批接触高星级宾馆的人,后来又给我了锦江之星和锦江都城这样一个参与创办的机会,帮锦江搭好了平台、基础和系统,让后来者可以按照既有的路径继续做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做好应该做的,还可以做得更好,然而体制决定了很多事情在国企可能比较难做,必须要走程序,国企与民企,不说谁优谁劣,各自有各自的优势。
  
  我们这些人都是带着镣铐跳舞,和民营企业竞争,好比残疾人跟健康人去比奥运会,约束很多,我们只能动用头脑参加奥林匹克,用理念领先、眼光前瞻去竞争,而且还要跑第一,人肯定是会累的,任志强、王石他们为什么出来做,而且做得也很好。”
  
  再过三年,同岁的任志强和王石都到了从心所欲的年纪,去年年底,王石在参加峰会论坛时表示,跟这么多的国企打过交道,“我对国有企业有过爱,有过怨,但绝对没有仇恨。”有“任大炮”之称的任志强就不一样,“过去三十年,我们没看到公有制的好。如果公有制好,国企就不会搞混合所有制了。”、“60多年来,我不知道国有企业到底给了我们什么好处。”
  
  在酒店领域,国企一直是带头老大哥,在波谲云诡的时代中求新求变,而老一批酒店人也依然在各个领域的岗位上发光发热。
  
  “我现在想做点自己喜欢的、自己有能力、能掌控的事情,本来想退下来休息一段时间,做些思考和总结,再去看怎么做,创办馨庐可以说是机遇。”
  
  还没离开锦江时,刘国祥就有开始关注和研究民宿了。“都是散兵游勇,没有平台和大集团去带动。2006年,我到全国各地都考察了一遍,那时候市场就有50万间的体量了,当时发现民宿做得都很痛苦,很low,大家都说中国的民宿不好,台湾民宿、日本民宿做的好,但其实真正做得好的是英国和法国,我都去做了考察。”
  
  刘国祥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首创性“对他的吸引力尤其大,这也和他的经历有关。“2016年中饭协在京西宾馆举办酒店发展论坛,给大家作“精品酒店发展”主旨演讲的时候我说,精品酒店是酒店发展的新趋势,其品质、品位、聚焦核心功能、社交性一定会从高端酒店影响到中端酒店,未来甚至会传导到经济型旅馆,这是一个轮回。所以回归到民宿,我觉得我们也能把它做好。”
  
  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底,我国大陆注册客栈民宿总数达50200家,庞大而分散的民宿行业,卫生、安全、消防等方面状况堪忧的现实也日渐凸显,民宿经营者的坚守与政府、乡镇的支持,正带领着这个行业在摸索中前行。
  
  选择做民宿有偶然性,也是出于个人爱好,“适合我现在的状态,宽松一点。”
  
  纯粹的太少,中国的民宿是有问题的
  
  中国民宿发展不过七八年时间,却迅速覆盖了高、中、低端市场,日均房价从百元到数千元不等,这种多元化的住宿选择吸引了大批的投资人涌入,而另一方面,民宿产业呈现处两种发展极化,一方面,以莫干山为代表的早期民宿发展区,定价可媲美星级酒店,在强劲的发展势头后中逐步走向冷静,另一方面,大批分散的民宿面临定位失准、客源不稳的发展困境,经营情况不容乐观。
  
  “纯粹的民宿很难有复制性,尤其是现在大众都在做这种民宿,99%的人理论上并不是把自己家做成民宿,而且完全自己做的话是做不好的,国人的素质还没到那个程度,另外投资人也没到那个阶段,大家还是在讲快钱的回报。”对于当前的民宿困局,刘国祥认为,个性与标准化,是天平的两端。
  
  “纯粹的民宿一定是夫妻店做的最好,自己享受生活,同时又经营一份事业,现在国内民宿大多还不是这样的概念。”
  
  “民宿如果连锁化规模化了以后,会变味么?”我问他。
  
  “这是我们的理解问题,规模化、品牌化、品质化是必然趋势,现在的民宿是没有标准的,大多的民宿都很粗糙,包括共享短租的问题也是一样,品质很低,安全也好、卫生状况也好、环保也好,都有问题。”说到这里时,他停顿了一下。“特别是卫生状况和体验度,这也和老板的品位,和运营者的专业度,和产品的成本有关,三者缺一不可。你想,民宿单店他们去采购,谁会搭理你,你去招服务员,他会觉得你靠谱么?肯定会考虑自己的发展前途,包括民宿管家,他也有他的职业发展规划,单体民宿能给他们多少未来?只有连锁化以后才能共享资源,通过集团化采购,才有可能降低他的成本,保证服务的品质,所以未来一定是品牌化、规模化、‘标准化’的运营与个性化的特色结合起来做。
  
  一个店长管10间客房和管100间客房,工资是差不多的,民宿24小时服务,肯定不可能一个管家顶在那里,要几个人轮着,管10间客房和管100间客房也是一样,无非多了几位阿姨,但店长和管家工资是最高的。如果能形成一个民宿集群,加上有品质保障的第三方服务,一起支撑民宿的运营,这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连锁酒店集团多年,刘国祥深知运营细节的方方面面,也知道如何更好地平衡个性化服务于标准化产品。“我相信就像酒店一样,未来大浪淘沙以后,逐渐会形成标准化管理、个性化品质,在品牌的体系里做加盟也好,委托管理也好,而我们未来一定会收编很多民宿,往规模的方向发展。”
  
  白居易挂印离京,隐居于庐山脚下,躬耕田园,饮酒赋诗,留下著名诗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从集团退下来后,刘国祥心中的蓝图逐渐清晰。“馨庐这个品牌的起源,是我去庐山看了白居易草堂,感受到他从朝廷下来以后在山野当中,‘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这种心态很契合我当时的心境,“馨庐”油然而生。“馨庐”这个名字也很有意境,“馨”代表温馨,“庐”符合乡野的调性,同时我也希望它是有品质的,给客人带来好的体验度,让用户产生共鸣,中国的文字是很有意思的。”
  
  另一位同样解甲归田的诗人陶渊明,被称为中国民宿的开山鼻祖,1600年后的今天,民宿在江浙赣皖等地遍地开花,选址环境多以陶渊明的桃花源为蓝本,桃花源成为了国人心目中的理想家园,千百年来一直影响着我们的居住方式。
  
  安全与规范,政府和消防部门也有他们的难处
  
  2016年,上海浦东新区正式出台了《浦东新区关于促进特色民宿业发展的意见(试行)》,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探索,浦东首批特色民宿已经获得“准生证”,馨庐成为了首批获得“上海市特种行业许可证”3家特色民宿中的其中一家。
  
  “上海在民宿方面起步是晚的,有机会避免走弯路,凤凰古镇、丽江民宿曾经出现的乱象都是血泪教训。”谈起当初申请、审批到最后拿证的过程,刘国祥有幸成为了上海浦东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原来政府是不重视的,市场上的民宿档次太低了,大家看到的基本都是农家乐,浦东新区商务委和川沙新镇也有探索的精神,知道我们想做民宿,把我们几家拽在一起摸索。
  
  实际上民宿最难的是没有规范,到底市场有多大,要不要做,未来要怎么做,怎么避免乱象,这是当初政府和我们一起思考的问题,我们觉得,一、肯定可以做,市场有刚需,在迪士尼旁边,差异化的需求也具备,可以做成一张名片;二、要做一定要有品牌,要做出品质,要有品味,上海历来海派文化做得很极致,你的品味要高,怎么去表达是我们要做的。”
  
  谈起标准的制定,刘国祥亲手研究了锦江之星产品的细枝末节,回到民宿,特别是消防安全方面,他深有体会。
  
  “原来中国只有农村住宅标准和酒店标准,一个太低,一个太高,住宅是没有间距要求的,酒店有防火间距要求,两个独立逃生出口和疏散楼梯等消防要求,这些都是由上位法制定的,我并不认为是消防部门在刁难经营者,很多人问我消防是不是最难的,我说是难啊,因为上位法没有对民宿制定规范,不是说我们今天某个人想怎么对我有利就怎么做,规则一旦颁布了以后,大家是要承担责任的,我之前做过酒店,所以我非常理解他们消防部门。
  
  民宿到底怎么做,我们沟通了很多,比如房屋要求间距6米,但民宿不可能啊!消防对木结构也是有限制的,那木结构是农民房的一个特色,要不要保留?有什么措施可以解决安全性问题?对人员密集场所的定义是什么?是一栋房子2500平方最多50个人还是多少?要不要喷淋?消防部门也在商讨,还有就是我们没想到上海农村还没有集中排污,是先达到像浙江一样用化粪池还是怎么处理等等,都需要政府的支持。”
  
  安全问题仿佛打开了刘国祥的话匣子,他不允许自己在关乎人声明安全的问题上出岔子。“标准的制定都有一个过程,法律规范必须要经过实践的检验,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得比较周全,是很严肃的事情。尤其是安全问题,消防如果用酒店标准,要求房屋间距拉开6米,安装喷淋,设置喷淋泵房,用不燃材料,耐火时间三小时,可是民宿都是已经建成的建筑,他怎么去达到这些要求?完全不可能!可是如果不做民宿,房子还是在那里,不改,就限制了它的使用,改不好,像凤凰古镇火灾,很危险,那你怎么去弥补建筑消防缺陷。
  
  拿餐厅来说,民宿就是家庭厨房,不可能做热菜间、冷菜间、炒锅完全分开,家庭厨房就这么点大位置,这些问题都要去探讨,调试底线、把握原则,包括消防对人员密集场所的定义,民宿的房间总共也就十间八间,不超过25个人,我理解消防部门的担心,因为一出事必然是大事,我们怎么满足消防要求,比如消防设施没有,房子旁边是不是有河浜?河浜里的水是不是可以像农村住宅标准一样,用柴油泵冲上去,这是一个过程,需要各个部门勇于担当,他们也确实担当了,我们也是勇于当小白鼠。”
  
  2017年,国家旅游局发布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正式实施,要求经营应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满足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对民宿安全管理也提出了要求,随后,江苏、湖南等地陆续出台民宿标准。
  
  “不管怎么样,民宿要达到标准,因为它是经营性公共场所,就像餐饮一样,达到标准才能拿到证,我认为标准是肯定要有的,否则政府职能部门怎么管?虽然我们经营者很痛苦,但是我认为这是必经过程,无非是这个标准怎么完善,我们要去讨论。”刘国祥对政府工作表示充分理解和支持。
  
  公寓甲醛、共享乱象,都是因为你是“利己主义者”
  
  甲醛的问题从来没有这样被热议过,新装修的酒店、公寓,刺鼻的味道备受诟病。
  
  在上个世纪90年代,网络信息还不发达,产业链信息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打磨第一家经济型酒店时,有这么一个故事发生过,为了找到膨胀率最小的地板和家具材料,刘国祥他们把从国产到进口的品牌地产材料都搜集起来,放进金鱼池里泡,只为从中挑选出膨胀率合适,安全度比较高的材料,“鱼没死起码环保还能过得去吧”。
  
  谈起这段往事,对比现在的甲醛问题,刘国祥跟我们吐了个吐槽。“不单是公寓有甲醛问题,太多人这么做了,我在锦江的时候,我们所有的材料,国家是E1级可以直接用于室内,甲醛释放量小于1.5mg/L,欧洲是E0级,甲醛释放量是0mg/L,但国内找不到,只有我们选取的是0.1 mg/L。我是觉得我们要有操守。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你赚了这个昧心钱也会有报应的,我们是坚决不做,宁可不赚,那个时候很多人诟病我们的造价,你知道么,环保的胶水和普通的甲醛含量高的胶水,价格整整差10倍,打个比方,普通的是1万元1吨的,环保的就是10万元1吨,但这是关乎人命的事情。”
  
  行业的进步与发展,总有阵痛与血泪相伴,甲醛是否是导致白血病的直接原因,至今也没有定论,但装修材料的环保与否,的确与住客的人身健康息息相关,那么,如何才能避免惨案再次发生呢?刘国祥表示:“首先企业一定要自律,要有敬畏心,要有责任感,不该你赚,丧尽天良的钱,是不能赚的,第二,光靠人性自我约束那是瞎说,只有一种办法,向国外学习,罚,罚到你倾家荡产,坐牢,我相信就没有人敢去这么做了,新加坡原来是渔村,随地吐痰的现象绝对不会比我们国内好,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文明,真的是人的素质么?老外到中国一样穿马路,为什么在国外就不敢穿马路呢?抽烟为什么到外面去抽,甚至忍住不抽?就是因为有非常严苛的法律条款制约,明令禁止,才能慢慢养成习惯,就像我们现在开车,谁还敢喝酒?闯红灯谁还敢闯?一闯就是6分,就是这样。
  
  这个乱象不单是在公寓,民宿、酒店也有,首先道德加政府层面的管理措施要跟上,第二要管,后面才是自律,三个方面方面同步来做这个事情。”
  
  除民宿外,近期共享短租也备受资本和投资人关注,尤其是城市小区中的短租,国内尚未出台相关法规,小区民宿经营尚处于灰色地带,成都、重庆等地接连曝出业主和民宿主的冲突事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刘国祥提出了“利己性”和“利他性”的概念。
  
  “共享短租它的出发点是解决住宿刚需,提供丰富的产品供大家选择,但是还是一句话,不是有“利”,你就可以去做,我们要在遵守规则规范的基础上去做,特别是在安全性上,是不是在‘利他性’的思维上去做,你不能说只要我赚钱就可以,影响到别人是不是可以呢?这就是典型的“非利他性”的思维,这是我们的一个毛病。
  
  共享本来是好东西,但是这个市场很乱,因为有些人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是出于‘利己性’,甚至想着‘暴富’,为了赚钱不考虑其他任何东西,所以才会出现把别人的押金挪过来用,真的出了问题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地鸡毛让政府来收拾。”
  
  在他看来,做短租民宿,最好是拿整栋物业,最起码也得是整层的,完全跟周边邻居分开出租,散租模式他并不看好,“安全和扰民问题暂时都解决不了。现在虽然有刷脸入住,但刷脸你是刷一个人的脸对不对?第二个一起住人的脸不用刷,你怎么管这个安全性?这也是现阶段公安部门的痛点,我们要做的是怎么配合公安部门把痛点解决掉,如果说装个监控,装在哪?装在房间里,隐私怎么解决,装在走道上,邻居经过你家门口,你天天监控人家,是不是合适?所以还是要有一个‘利他性’思维。
  
  资本也是一样,资本助力本来是好事,但资本并没有叫你盲目不计成本去扩张啊,也没有叫你去挪用房客押金,不能把所有问题都归到资本和金融头上,也不能一口否决掉这个行业,我觉得是时候该重新梳理了,现在管还来得及,就像日本推出民宿法一样,消防、安全、扰民是必须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行业不可能暴利,我们真的是太急太快了
  
  马克思的资本论有言,“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人人都在谈如何赚钱,什么时候能盈利,盈利模式是什么,刘国祥却说,赚钱要慢慢来。
  
  “谁不想多赚钱,谁不想快赚钱,没有人会无缘无故跟钱过不去,但是我们现在真的是太急太快了,在北京,酒店、公寓租期5年,每平方4块5日租金有人抢,他怎么赚钱?风险太大了!无非是想规模化发展以后,快点上市,快点融资。你的初心是什么,不是提供服务,解决出行需求,纯粹为了赚钱而赚钱,你的初心是有问题的。
  
  现在公寓的投资回报率很低很低了,1%,2%。李嘉诚90岁退休,公司1972年上市,46年间复合收益率20%,你如果用5年对半对利,每年差不多要40%你才能赚回来,那是什么概念?贩毒啦!所以我们现在这个市场是乱的,如果我们的投资人,我们的资本驱动在逼着你做这个事情,那你要想好,要不要参与,要不要这么做,如果参与,后面一定会有接踵而来的问题。”
  
  商业讲究的是开源节流,钱流进来慢,就会有人想从成本上动脑筋,“装修仅需2万元,装完3天即上架”这样的新闻标题,难免让看得人心惊胆战。
  
  面对成本压缩问题,刘国祥是这样认为的:“降成本,说白了这个市场是很透明的,就是规模化采购,你能比我低5%,低10%,了不起了,哪有人可以通过集中采购降低30%,那都是吹牛!不可能的!我们是做过酒店的,我们太清楚这个采购的东西,成本再降也是有限的,降成本的结果就是降低品质,降低服务质量,降低标准,所以我还是觉得,做任何东西应该自己有个底线,不能做的事情你硬上,肯定是有问题的,投资人本身也有问题。如果你有基本的商业道德,政府有基本的规范约束,我相信这个市场会很良性。”
  
  “不要急,慢慢来。”刘国祥希望大家都能冷静下来,不要被外界的火热冲晕了头脑。
  
  “全世界没有谁像我们这样,这么快的去抢一件事情,这是很痛苦的,也不是凭我们一己之力能够改变的,人人想当老板,人人想暴富,最好像王兴一样8年之内估值524亿美元,现实么?不现实的,也只有中国这样,但是现在你看,躺在沙滩上的烧掉多少资源啊,虽然是你的钱,但就像德国人讲的,‘钱是你的,资源是大家的’,你的浪费实际上是不应该的。”
  
  短短几小时,我和刘国祥聊了很多,他是我们的前辈,也是一位循循善诱的老师,他认为所有的碰撞与探讨,都是有必要的,也相信行业会在越来越好,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说:“要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而今的他,带着对行业期盼和自己的理想,在乡野中肆意挥洒,想要画出一幅新的宏图。
  
  一次和刘国祥的对话
  
  迈点贝玉:做酒店比较难还是做民宿比较难?
  
  刘国祥:做民宿难(不假思索),民宿规模小,小就有小的难处,人少、更个性化、客人的要求也更高,在小的情况下,还要去满足个性化的需求是很难的,高端酒店有一大帮人给客人提供服务,民宿你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服务人员。小的民宿在起步的时候,不管是品牌连锁的,还是个性的,都有成本的考量,民宿也是五脏俱全,建设成本、运营成本,怎么平衡把握是很难的事情,挑战远远高于经济型旅馆。
  
  从最开始做五星级高端酒店,讲究品质、品位,到后来做经济型旅馆,讲究快速、讲规模、讲成本,做好客人体验的同时平衡好方方面面,这个过程我都适应了好几年,实际上做民宿也是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也是大集团为什么不轻易去碰民宿,从商业角度来说,做民宿是很有挑战性的,有很多的东西需要去摸索,实际上所有做民宿的人都有碰到这个问题,你看全球排名前五的酒店集团,基本都是以商业性、规模性的为主,本身酒店集团的发展历史也是逐步地标准化、规模化,然后才到个性化,现在市场上你也能看到很多小而精的酒店,做民宿是倒过来。
  
  迈点贝玉:您怎么看待共享经济?
  
  刘国祥:好事,怎么把它做好,不要急,如果真的是赶快把品牌做大,先上了规模再说,想快速赚钱,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垄断市场,就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
  
  迈点贝玉:民宿的客源是以家庭客群为主么?
  
  刘国祥:我们民宿在迪士尼附近,65%的客群以亲子旅游、休闲度假为主,现在快到年底了,也会有团建,有商务顺便来旅游的商旅客群,还有就是小情侣以及上海本地人来度假,朋友聚会,这是市场决定的。
  
  迈点贝玉:意思是民宿主要还是和景区紧紧绑在一起。
  
  刘国祥:这是根据你的资源来的,民宿一定要理性地做,由市场决定你可以做什么客源,什么内容。我们这边就是以迪士尼客源为主,迪士尼乐园开园首年游客接待数超过1100万人次,平均一天三四万人,只有2000间客房,你不做迪士尼客群都说不过去。
  
  迈点贝玉:当区域客房数量上来以后,怎么解决竞争的问题?
  
  刘国祥:竞争是无法避免的,这是中国的一个毛病,我们看到什么东西好就一窝蜂涌上去,比如共享单车,摩拜是个好东西啊!未来一定是赚钱的,几百万辆车后面如果加个小广告是什么概念?这方面我们真的要向以色列学习,犹太人是如果你做上游,我就做服务性质的围绕你来转,而不是同业去竞争。
  
  什么东西都跟风,资本在后面“咣”的推一下,蓝海迅速变红海。大家都想快点富,早点富,极速的做,莫干山现在就出现这样的状况。实际上任何市场都有它的容量性,你的客人就这点,如果无序的进去的话,真的是会有问题的,莫干山现在的客房量远远大过美国黄石公园,怎么可能会不出现问题呢?这个也需要政府去管理,比如发牌照,控制总量这种方式来做,而现在你只能用差异化去做,在创新、品质、品味、服务、卫生方面,做的比人好,做到并保持最好。
  
  迈点贝玉:你们的人员流动性是什么样的,有遇到招不到的人的情况么?
  
  刘国祥:招不到,普遍现象,所以我们才说要规模化来做,你想,要找到合适的人,要出大工资,但有大工资人家还不一定来,因为你的民宿房间是有限的,不规模化是不现实的,阿姨难找,年轻人不愿意从事服务性行业,过去有一份工作已经很好的,现在我们择业,肯定要挑好的,阿姨现在工资已经到了5000元6000元,这个太恐怖了,你是为他们打工,而且现在服务人员还没有我们以前那么敬业,如果你房间卖200元,5000元你要卖多少房间?这个问题酒店也有,只是民宿反应会更激烈一些,因为民宿没有规模。未来第三方提供共享服务我觉得会兴起,像你今天出租率不高,她可以调去其他地方。
  
  人才流动是正常的,真正的人才我们会给他股份,让他参与其中,有主人意识。民宿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绝对不能像酒店一样专人专岗,既是店长、管家,又是阿姨,又是厨师、维修工,也是主人。民宿要关注自己最核心的东西,其他方面可以交给别人做。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极致,像我们的早餐是做的非常好的,我们的烧烤做成烧烤界的“爱马仕”,“只讲美味,不想减肥”,给客人呈现老上海真正的味道,比如我们的罗宋汤,你现在到红房子去吃,那不是正宗的罗宋汤,我们的原材料不用讲,肯定是最好的。聚焦核心产品,功能复合,做到极致,这是你的特色,用这个IP吸引别人,加上人员复合,这就是我们的解决方案。我们也会考虑做一个平台,实现共享,让来民宿部落的人可以专注做他自己的品牌,其他的事情我们帮他们解决。
  
  迈点贝玉:继上海之后,馨庐下一站选择在遂昌,两个选址有着很大的差异性,馨庐未来会如何布局?
  
  刘国祥:我的心态比较随心,不会那么急,看好一个地方再去做一个,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跟着客源走,客源够多,流量够大才会选择,核心城市,核心景区肯定是首选,一切围绕流量去做,流量低的地方不是每个人都有本事把它做好的,我们公司叫游列卷(上海)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是做旅游文化的,有多个品牌,未来会有独栋城市民宿,精品、中端、度假型的酒店和公寓落地,形成一个品牌系列,这是市场决定的。
  
  迈点贝玉:除了住宿收入,有别的增值方式么?
  
  刘国祥:做民宿要学会借力,丰富你的产品和体验,目的只有一个,给客人更加丰富的享受,客人来了,是不是有别的活动内容,现在大家诟病农家乐四件套,实际上你要想明白,做加法,是不是要自己做,不是,你完全可以形成一个共享,让专业的人一起围绕着你一起来做,做成一个民宿部落,做个小镇,当然不是指那种摊大饼式地把所有东西铲平开发,而是恢复小镇自然生长的过程,留下来的一定是符合需求的,有亮点的东西。馨庐的初衷是帮助三农,带动老百姓致富而不单是自己赚钱,一帮志趣相同的人共同去做一个民宿集群,有工作室,有各种有趣的内容,形成互补,有共振效应。
  
  我们的现状是什么?山美水美,人文条件和住宿条件太低,我们的理想就是让这个人文环境,居住环境,人文素质能够提提高,老百姓安居乐业,在城市待得久了,再去看农村真的是很心酸的,年纪大的老人孤零零的在那边,房子也破了,孩子也在外面打拼不回去,为什么不回去呢?因为他们没有办法,不能就业,那我们是不是能够帮到他们,而不是简单的想能不能赚钱。
  
  增值是个自然过程,我们也有计划像国外一样做网红农庄,把科普、教育、休闲、亲子结合起来,不是生搬硬套的做销售,销售也需要有网络平台参与进来。比如我们在遂昌,那边的山成峦叠翠,九十五六岁的老爷爷老奶奶抽烟喝酒吃大肉还能上山挖笋,气候环境也很好,我们也希望把这种生活方式带给客人,当地的特色产品真的是非常好,但是我们刻意去销售是有问题的,农民都做不好我们能做好,那我们就变成马云了,所以还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让客人慢慢了解这个地方,我更愿意把它做成一个平台,在不在当中赚那个钱是另外一回事,但能让专业做这个的人赚钱,让老百姓赚钱,做民宿你要想明白,你不会暴富,也不可能暴富。
  
  现在都在提流量思维,亚朵今天做电影主题,明天做篮球概念,目的是什么,还是流量思维,形成持续的热点,你说和网易精选合作赚多少钱?实际上赚这个钱很难很难,大家凭什么相信你做的比别人好,床垫真的比别人好?好多少?大多数人肯定是买大牌的,背后的逻辑,我认为,更主要是借网易这个大流量入口导流量的过程。附加的活动更多的是吸引他们过来,丰富体验,我到芬兰去,他们酒店会有专门有专业的人做户外摩托车,狗拉雪橇、冰上钓鱼等等这些东西与之配套。做这些共享的主要目的还是分摊成本,提高坪效,增加内容体验,东西多了,大家自然而然也会更愿意到你这里来体验。
  
  迈点贝玉:您是建议如果没有原始资金积累。就不要碰这个行业?
  
  刘国祥:应该这么讲,你想暴富别去碰,不可能的,你想想好了,二三十间的房间,赚死了能赚多少钱,店长是一样的,服务员是一样的,人房比肯定比酒店高,如果孤零零的一家店,导流成本、获客成本很高,运营成本放在那边,基本上靠OTA,既然不是暴富,如果能像闲云野鹤般去做这行,接待四面八方的客人,跟他们成为朋友,带着一种情怀真正去振兴乡村经济,也能带来一定的商业回报,但是绝对不可能暴利,这个你一定要想明白,也不是有资本大就一定能做。
  
  现在年轻人可能赚到一点钱就够了,想做点自己的事情,分享自己的生活,这种是合适的,家里自己住也是住,空的房子分享出去给别人住也是住,赚一份老板的钱,赚一份打工的钱,老板其实也是打工,但这个投入是很大的。
  
  迈点贝玉:现在服务性人才很受欢迎,您对那些想跳脱出酒店,想在其他领域大展拳脚的酒店人,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国祥:首先你要想明白一个事情,“万众创业”我认为是个伪命题,实际上是对资源的浪费,只有拥有社会经验的人经过了一定的时间积累、资本积累以后,才能最小程度的减少浪费。
  
  第一,你要先学本领,在合适的时间选合适的项目去做,当老板责任很大的,每天一睁眼都是欠的各种债,我认为你应该选社会的痛点而不是热点,现在的社会是资本驱动社会,如果你要去跟别别人竞争,一定是在技术层面,有独有性才能生存,未来的竞争一定是技术的竞争。酒店人竞争要怎么去做,我认为首先要有积累,你的心态要放好,你在酒店的优势是你对服务业的了解,既然你要独立去运作操盘,一定要有资本的运作能力,资本对你的要求,包括股东要求的回报是天经地义的,现在有种人,完全不讲任何成本去投,不讲商业回报,这是耍流氓。别人给你的钱不是钱么?你要有资本的一个概念,对成功的概念要非常清楚。
  
  第二,你要跳出传统酒店的思维,始终运用流量的概念来考虑问题。不是说今天搞个活动,自娱自乐,很开心,请了几位大明星,就结束了,今天在报纸上发个专访,明天在某个地方出个镜,搞个剪彩仪式,这些东西要么?要的。但如果不能带来持续流量,绝对不是你该花大力气去做的事情。
  
  第三,你要建立起体系,自己去培养人,同时还要在很多事情上亲力亲为。大酒店的系统很大,过去你在酒店可能是个偏才,现在你要做个全才。实际上资本人也是一样,很多投资人是跨界做,跨界是个好事情,但是跨界也需要懂得行业的规律,弄清本质,才能跨得好。一切围绕用户的痛点去做,我们如果能给客户好的解决方案,你就是个成功的人士。
  
  合伙干,碰到理念相同的人,很难,但又一定要选择理念相同、互补的。老板如果是急功近利的,那我建议你不要去给他打工,这个行业本身不存在暴利,酒店行业不光是五星级,没有一个是暴利的,我相信未来中端酒店也会成为经济型酒店的copy,任何行业超过30%利润回报,一定是所有人蜂拥而进,你要有好的心态,正常的投资回报就是百分之十几,这才是个理性的社会。
  
  迈点贝玉:馨庐承载了您怎样的期待和梦想?
  
  刘国祥:中国的民宿品质还比较低,我的初衷是想让世界知道中国也是能做出好民宿,做出民宿的标杆,把民宿行业提高到一个层次,让它规范化发展,守住底线的同时又有可盈利的商业模型。民宿是我们集团当中的一个版块,顺势而为是我当下的心态,不能太急,和三五好友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看着子孙满堂,这是我的一个目标,能把生活和事业结合在一起,是最好的。
  
  “馨庐”主打专业+温情;五星品质和品味“,要么不做要有就是最好的;安全、卫生、健康、舒适是我们的核心理念;“精致、优雅、悠闲、愉悦、时尚、专业“是我们的定位;“上海海派外婆”的家是我们的诠释——其中包含了我们对民宿的理解和实践:地域在上海、海派 表现在“老克勒”“大户人家范”,海纳百川,引领潮流,不同于”粗糙的所谓野奢和“千篇一律的沉闷中式",“外婆般比妈妈更宠孩子的细致、任劳任怨、期盼接待好客人”。
  
  迈点贝玉:您对行业有什么样的寄语?
  
  刘国祥:不要被心灵鸡汤惯坏了,用一种为社会提供解决方案,而不是无底线汲取的这种心态,踏踏实实地把事情做好,像日本人一样用匠心去做事情,共同维护好行业,不要做一颗老鼠屎,这是我对行业的寄语。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