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爽约面临摘牌风险 住百家经营状况引担忧
在线旅游 北京商报 关子辰 2018-07-02 08:37:57
  被称为“共享住宿第一股”的深圳市住百家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住百家”)因迟迟不能披露2017年年报,面临摘牌风险再次引发关注。此前住百家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于6月30日前(含6月30日)披露2017年度报告。然而直至7月1日,住百家也迟迟未能发布2017年年报。同样值得关注的是,自今年5月以来,住百家股票一直处于暂停转让状态,该公司还关停了除海外住宿预订以外的其他业务。近日,住百家又被曝“拖欠离职员工补偿款”,一系列的负面事件难免引发业界对于该公司运营状况的担忧。
  
  迟迟未发年报
  
  根据住百家最新发布的《关于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公告指出,住百家因年报审计工作未完成,未能在今年4月30日前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已于2018年5月2日起暂停转让。该司预计于6月30日前无法披露去年年报,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的相关规定,因无法按时发布2017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电话及短信联系住百家创始人兼董事长张亨德,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
  
  实际上,这家2012年成立的创业“黑马”,自2016年挂牌新三板之后的两年年报均未按期披露。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4月24日,住百家就曾发布关于预计2016年年度报告无法按时披露的提示性公告,并于2017年5月2日暂停转让。此后在2017年5月15日、5月26日以及6月12日分别披露了《关于公司股票未能按时披露年度报告的风险提示暨暂停转让的进展公告》,直到6月29日年报发布“最后期限”前才进行披露。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住百家一直以来未能按时发布年报,与此前业绩持续亏损有关。据住该公司发布的财报显示,2013年至2016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66万元、-223万元、-8958万元和-8660万元,均为亏损。
  
  公开资料显示,住百家成立于2012年3月,是一个面向国内旅客的境外旅行品牌,通过“共享经济”模式,将出境自由行群体对特色民宿的需求与国外优质房源进行整合,帮助中国出境自由行旅客入住海外的短租公寓、民宿、度假别墅。2016年4月,住百家登陆新三板,当时还被誉为“共享住宿第一股”。然而时至今日,住百家已经走在了摘牌的边缘。
  
  员工大量流失
  
  是什么让“共享住宿第一股”由盛转衰?
  
  实际上,作为“共享住宿第一股”的住百家曾经备受资本青睐。在创立后的第二年,这家公司就获得了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4年8月,又获得百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来自联想之星;2015年8月,又获得中信金石、AB Capital等近2亿元融资;2016年4月,住百家登陆新三板,同年8月,又通过新三板定增募资3200万元,12月,再获得海航集团1亿元投资。
  
  然而在2017年5月之后,住百家爆发高管离职潮,包括公司联合创始人阮智敏、梁慧敏、首席财务官兼董秘郑铁球、副总裁兼CTO郭晓、监事吴贵桂等相继出走。据悉,阮智敏此前负责住百家开拓房源的重任,离职后创立另一家民宿预订平台“易民宿”;梁慧敏曾任宝洁中国高管,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郑铁球则主抓住百家融资及上市工作。这批核心成员离职后,住百家接连陷入裁员风波。
  
  据一位住百家离职员工透露,2017年8月,住百家便开始裁员,当时涉及30-40人,而在此之前,公司有80多位员工。在最近一次的裁员后,有部分住百家离职员工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拖欠离职员工补偿款,金额达到50万—60万。
  
  北京商报记者曾联系过多位前住百家员工,这些员工均表示,“目前已经不在住百家任职,对于拖欠的补偿款,也已于近日向有关部门申请仲裁”。不过,拖欠补偿款一事,却遭到了张亨德的否认。据住百家离职员工的最新反馈,当前公司已经开始发放部分补偿款。值得一提的是,住百家在陷入“拖欠补偿款”风波后,还发布了公告指出,公司将根据《离职协议书》中商定的赔偿机制支付补偿金。目前大部分补偿金已履行完毕,剩余部分公司正积极解决中,预计近期履行完成。上述离职员工的补偿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运营状况堪忧
  
  除了陷入裁员风波外,有行业观察人士指出,住百家运营模式也存在问题。此前据一位住百家离职员工表示,“住百家真正合作的房源非常少,虽然对外宣称几十万套,但实际能预订的房源仅2000-3000套,线上大多是重复房源。同时为了让客户看到海量房源,70%-80%的房屋信息都是从爱彼迎短租平台上拷贝过来的,并在它的基础上加价”。显然,这样的“复制粘贴”要比其他平台价格高,并且耗费大量的人力成本。“住百家曾专门招聘实习生从事
  
  ‘复制粘贴’的工作,” 该离职员工还透露,“之前的营收增长,大部分来源是代订机票和酒店业务,例如在某网站上购买,然后9.8折再卖给客户,每单亏损票价的2%-3%,实际就是赔钱赚数字,以此来拉投资。”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住百家官网发现,虽然网站表面上依然正常,但预订业务仅限于海外民宿预订,而此前开展的机票、接送机、租车、景点门票预订等业务已经停止。当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通过在线客服询问时,原有的在线客服目前也已经不再跳转。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又拨打住百家联系电话,始终未能接通。对于目前的现状,有离职员工称,目前住百家业务几乎停摆,订单无法受理,员工仅有个位数,而这些人里可能包含财务人员、客服人员、销售人员等。
  
  近年来,民宿短租市场发展迅猛,但同时竞争也日趋激烈,尤其是海外房源监管趋严。6月15日,日本民宿新法正式施行,受此影响,部分爱彼迎房源依然遭到了下架,影响到部分中国游客。与此同时,法国、澳大利亚及俄罗斯等多国也先后公布了更加严格的法规限制,使得短租民宿业务被戴上了紧箍咒。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国际短租民宿的政策收紧,一些短租平台必然受到影响。此外,住百家一直主攻海外房源市场,无论其房源为代订还是自己拥有,也将受到部分影响,在未来没有其他业务支撑的情况下,恐怕很难维持运营。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