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年轻人正在重新定义旅行服务业
行业信息 北京青年报 贾颖慧 2016-05-10 07:25:16

  【摘要】戴斌认为,3D打印、可穿戴设备,以及越来越完善的大数据等创新,必将从根本上颠覆旧格局的商业基础。他说,“更为关键的是,我能够看见创新者敏锐地把握了变化中的主流价值和广大游客的核心诉求。事实上,大多数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始终是所有商业机构的价值基础。”  
  
  凭着一股热情跑到VC那里去说一个故事,就获得了大笔的投资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青春励志剧的幻想,要么是那个VC是自己的爹。

  IPO以后,公司进入常态化的商业运营,自主研发与商业创新更是极其理性和充满风险的事情。谋定而后动嘛!请记住:技术决定商业策略,而重大技术决定战略或者创业的方向。

  戴斌说:“如何让国民财富像松下幸之助所说的那样‘自来水一样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呢?我看最有效的路径无非两条:用商业的力量把社会上既存的土地、资本、技术和人力等资源,没有利用的把它们利用起来,没有充分利用的把它更有效率地利用起来;没有资源呢,就去创造新的资源,就是市场也是可以重新发现的。”

  因此,以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互联为代表的技术进步正在不断拓展旅行服务创新边界。互联网不仅仅是一个平台,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工具,而是代表未来创新方向的思维方式。在戴斌看来,新技术、新思想和新模式正在决定着整个产业的未来。在资本、技术,以及创业创新群体的共同引导下,旅行服务领域不断的创新迭代,未来终将是创业和创新者的未来。

  年轻人正在改变旅游的世界

  数据表明,未来五到十年,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旅游消费将占到旅游产业的50%,在线旅游产业将会扩大3到 5倍。戴斌认为,3D打印、可穿戴设备,以及越来越完善的大数据等创新,必将从根本上颠覆旧格局的商业基础。他说,“更为关键的是,我能够看见创新者敏锐地把握了变化中的主流价值和广大游客的核心诉求。事实上,大多数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始终是所有商业机构的价值基础。”当前,电商正是以 “多数旅行者的核心需求”为切入点,在满足游客机票、酒店、门票、签证、租车等出游核心需求的同时,改写着旅行的发展历史。年轻人的创业正在改变旅游世界近年来,从OTA模式、B2B2C模式、移动OTA模式到O2O模式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加入创业的群体中来。在戴斌看来,聚集到一起的年轻人正在做一项伟大的事业,那就是正在重新定义旅行服务业,正在推动中国旅行服务产业的内生化成长。戴斌表示,旅游供应商体系和目的地商业环境正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传统旅行社的商业模式和市场基础已然不在。供应商的同步创新使得旅行服务领域的创业创新有了可靠的同盟军,目的地越来越成为外来游客和本地市民共享的生活空间。旅行服务领域中的创业与创新努力正在与伟大时代的中国梦越来越同构、越来越共振。旅游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国民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戴斌认为,两个百年的梦想应该有旅游的梦想,也应当能够支持旅游创业的梦想。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年轻人正在改变旅游的世界,创业照耀旅游的星空。戴斌说,历史已经并还将证明,一个伟大的时代必然会有伟大的创造,而伟大的创造也一定与时代同行。他希望,在当前大众旅游和国民休闲时代中,创业者们能够沿着旅行服务的方向,创新前进。

  那么多的基础设施建好了,肯定不会只是用来亮肌肉、秀实力的,更是要产生实实在在的经济社会效益。从经济的角度看,这些铁路、公路、机场、码头什么的,要么运输商品,要么运载旅客。习近平主席曾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两次谈到了未来五年的出境游客数据,分别是4亿和5亿人次。他是把出境游客与进口总额、对外投资总额等数据联系起来的。这意味着在国家战略层面,我们对出境旅游市场将继续采取更加开放的政策,并希望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国之交,在于民相亲”,让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更加自由地往来是旅游事业发展题中之义。这一目标的实现有赖于中央的顶层设计,更需要包括旅游创业者和青年学子实实在在的参与。

  希望与创业者在一起

  创业是市场的产物,或者说是以市场机制为前提的。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创业者主要是通过政策套利和本能的商业潜力完成自己的原始资本积累的,代表人物包括海盐衬杉总厂的步鑫生、长虹的倪润峰等体制内的企业家,走在体制边缘的联想的柳传志,以及胡润排行榜上的那些民营企业家,开元旅业集团的陈妙林也是这个时期起步的;第二代创业者多有海外留学的背景,他们的成功更多得益于邓小平南巡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国民经济高速增长所带来的市场机会,这个时期的创业者和企业家明显具备了自觉的商业能力,加上资本市场的推动,取得远比第一代创业者更大的商业成功。万达的王健林、富力地产的张力、“携程系”的梁建章、季琦、郑南雁可以视为这一群体的代表;第三代创业者的典型代表是以精通互联网和移动通讯技术,对市场和商业高度敏感,并善于与风险投资者打交道的年轻人,比如去哪儿网的庄辰超,还有蚂蜂窝的陈罡、中信产业基金的胡腾鹤等。需要说明的是,以上的划分只是概略性的,并不意味着第一代、第二代就退出历史舞台,已经被你们拍在沙滩上了。千万别轻易地就说“某某已是大叔”,“某某已经OUT”了,像我所熟悉的开元的陈妙林、铂涛酒店集团的郑南雁等,他们创业的激情一点儿也不比年轻人少。

  戴斌说:“在今后的日子里,我更加希望能够与创业和创新者永远在一起,为你他们鼓掌与欢呼,为他们守护精神的家园,也温暖彼此的一生。”

  戴斌对创业者的几点希望:

  “希望创业者始终与国民大众的旅游休闲需求在一起”

  戴斌对于当前的旅游形势有两种看法,一是以高端酒店和传统旅行社为代表悲观预期,认为中央的禁奢新政和旅游法让旅游业进入了“冰河期”;二是以互联网原住民为代表的旅游创业者和商业创新者为代表的乐观预期,他认为“创业的春天来到了”。我曾经在接受媒体专访的时候,坚持了“相对乐观”的预期。这一预期有政策、经济、社会、技术等方方面面的原因,而国民大众持续增长的旅游需求则是最为根本的信心支撑。去年国内旅游市场的规模达到空前的33.5亿人次、2.6万亿元人民币,还有9819万的出境旅游人次和1200亿美元的境外消费,同时我们还要看到600亿人次的旅行市场。小康社会的旅游梦想,国民大众对旅行过程中安全、效率和品质等消费权利的追求,让年轻的创业者拥有足以傲视全球的市场空间。与所谓的高端市场相比,为大众旅游服务可能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耐心与坚守,但是请相信,市场是诚实的,付出总会有回报。

  “希望创业者始终与国际通行的商业规则和技术进步在一起”

  凭着一股热情跑到VC那里去说一个故事,就获得了大笔的投资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青春励志剧的幻想,要么是那个VC是自己的爹。事实上,创业是理想驱动的,更是商业理性支撑的。百度负责投资的高级副总裁告诉我,他每天都会接待数十位投资申请人。如果没有清晰的技术模式、完善的商业计划和可以依赖的创新团队,怎么可能获得风险投资和后继的A、B、C轮融资呢?IPO以后,公司进入常态化的商业运营,自主研发与商业创新更是极其理性和充满风险的事情。谋定而后动嘛!除了大数据,还有3D打印、北斗导航、材料科学、生命科学等,都需要我们时刻以专业和商业的视角加以关注。请记住:技术决定商业策略,而重大技术决定战略或者创业的方向。

  “希望创业者始终与人文历史传统和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梦”在一起”

  创业是激情与理想,是商业理性,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生活,就会有起起伏伏,没有人可以保证创业一定会成功。经济学家奈特说商业活动具有“不可保险之风险”,其实也正是包括创业在内的商业活动的魅力之所在吧。问题是我们如何不因阶段性的成功而骄满,又如何不因暂时的失利而沮丧呢?五千年的人文历史是身心修养取之不竭的精神源泉,国家现代化的进程则给了我们一根现实的纽带,让创业与更大的群体,更伟大的事业联系在一起。没有这样的视野与情怀,像创业这样劳心费神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下去的。

  “希望自己能够永远与创业者在一起”

  现代社会是以分工和合作为基础的社会,尽管我心未老,也愿意与大家去商业实践中打拼,可还是觉得在学术研究和理论创新的道路上前行可能会更好地发挥作用。在过去的日子里,一直是业界给了我教书和创新的学术营养和现实支撑,让我能够有幸代言一个领域和国家。

  年轻人正在重新定义旅行服务业,推动旅行服务产业的内生化成长。

  人物简介

  戴斌 ,现任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教授,华侨大学旅游学院博士研究生导师。1987年开始,任安徽财经大学贸易经济系教学秘书、助教、讲师,1999年被安徽省教委破格晋升为副教授;2001年作为“双高人才”引进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历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副教授、教授、饭店管理系主任、科研处副处长、处长兼学报常务副主编、校长助理兼任中瑞酒店管理学院院长;2003年被北京市教委破格晋升为教授,2005年入选首批“北京市拔尖创新人才百人计划”,2006年获“北京市优秀教师”称号,2007年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2008年4月,任中国旅游研究院副院长。

  2010年,出任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