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圆明新园:是旅游创新还是文化迷失?
景区 中国文化报 孔德 2015-06-01 09:44:00

  5月10日,占地6200多亩、总投资300亿元的杭州横店圆明新园一期在争议声中开门迎客。因仿建圆明园备受关注的新园,从2008年提出,到如今一期建成,围绕其“是否劳民伤财”“土地审批是否违规”“人文内涵能否复制”等争论,从未停止。这背后,新园的种种举动究竟是旅游创新还是文化迷失?

  顶着巨大争议和压力,占地6200多亩、耗资300亿元、按1:1比例恢复北京圆明园95%建筑群的杭州横店圆明新园(以下简称“新园”)已于5月1日试营业,5月10日正式开园。

  新园由新圆明园(春苑)、新长春园(夏苑)、新绮春园(秋苑)、新畅春园(冬苑)4个日景和“欢乐夜福海”“欢乐夜瑶池”“欢乐夜庙会”3个夜景组成,分设100个园区。据了解,目前4个板块中,夏、秋、冬三苑尚未开放。已经开门迎客的春苑占地面积最大,由45个代表各式园林精品的景园构成,包括皇家建筑、官家建筑、商家建筑和民间风格建筑等。

  景区创新要有原则

  随着新园开园,关于其是否侵权圆明园遗址的争论,又一次引发公众关注。有人把它与去年河北省石家庄出现的一座1:1仿制的狮身人面像相比较。此狮身人面像在当时也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在遭到埃及文物部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诉后,该狮身人面像被拆除。

  有业内人士称,由于圆明园建筑群存世已超过百年,早已超过了著作权法的保护期限,因此就复制权而言,新园并不构成侵权。但圆明园建造时所使用的建造技术,它所达到的建筑水平以及饱经沧桑的历史感和艺术价值,并不是任何复制行为所能再现的。如果新园在仿建的过程中随意对建筑原貌进行歪曲和篡改,甚至为博人眼球而进行恶搞,造成游客对建筑原型产生错误印象,则可能侵犯圆明园保护期限不受限制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

  在复制的同时,新园在旅游模式创新方面有自己的探索。相关负责人曾宣称,新园的设计在还原历史原貌之外,还增加了两种元素:一是人文元素,例如园中增建《红楼梦》中的园林建筑等;二是科技元素,例如用世界前沿的LED影像、激光阵、探照群等高科技手段,建造冰雕雪雕馆、高科技演艺馆、野生动物标本馆等。但要意识到,“大杂烩”之后,新园的文化特色已经打了折扣,能否体现圆明园的人文内涵值得怀疑。

  经营模式有待创新

  作为一个主题公园,目前新园的票价被认为有点虚高,其中春苑门票价格为280元,冰雕雪雕馆价格280元,水秀表演还得另外买票。有媒体宣称,新园从5月10日正式开放至今,每天的游客都保持在几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美国迪士尼乐园等其他主题公园主要靠衍生品销售和附属商业带来稳定收益,新园的盈利方式主要是票务收入和游览车、平衡车等园区自营项目获得。

  根据规划,新园内“买卖街”作为商铺区,根据园区内游览需要设置咖啡厅、小吃店等业态。但据媒体报道,开园当日不少楼门紧闭,隔窗看进去里面空空如也,理应热闹的“买卖街”上不少店面也还未开业。

  按照新园对外公布的前期投入300亿元来算,收回这个成本,新园似乎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了吸引游客,新园把自己定位为古代文化旅游景区,不仅在外观建筑上1:1复制圆明园,在景区布置和活动上也尽可能给予游客古代皇家生活的体验,景区的很多房间布置有古董,此外,还设有福海赛龙舟、街头秀、皇帝巡游等主题活动。

  有分析认为,当前,旅游市场不断细分,大型主题公园到底应该如何提升自己的服务内容和服务品质来应对这种变化,是业内的重大课题。新园“复制文物+高科技”的玩法,是否会为旅游业开出一条新路,还要拭目以待。

  模仿不是生搬硬套

  在民间,反对新园复制的声音不在少数。有人认为,圆明园的最佳状态是“保持它一片废墟的历史风貌”。很多人认为,毁在英法联军铁蹄之下的圆明园不仅仅代表中国高超建筑工艺的经典皇家园林,更是国人耻辱的象征。在一定程度上,圆明园的复建并不能提升国人的自豪感和骄傲。支持方则称,异地复建可以与北京圆明园颓败的旧址形成鲜明对比。形象的对比和精美的再现,对于渐渐淡忘这段历史的青少年是最来说好的教育。

  文物值得我们去保护和修缮,社会进步也需要我们去创新和创造,文物仿制只是一种途径,说到底,一个旅游项目最终要靠自己独特的文化魅力去吸引游客,才能长期立于不败之地。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张杰表示,从文化角度讲,圆明园是不可复制的,虽然可以把房子按照比例重建,但是圆明园的选址、园子中的山水气韵是搬不过来的。

  “圆明园之所以在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是因为园内的建筑物,既吸取了历代宫殿式建筑的优点,又在平面配置、外观造型、群体组合诸多方面突破了官式规范的束缚,广征博采,形式多样。加之在园林布局上,因景随势,千姿百态。园中各景又环环相套,层层进深,形成了丰富多彩、自然和谐的整体美。” 张杰说。

  张杰明确表示,他不看好这种模式的发展。他认为,北京圆明园遗址更是具有历史、文化、艺术和科学价值的文物建筑。它的历史价值不在于昔日的奢华,而在于其承载的对于国人的警示意义。圆明园的新建和仿制虽说一定程度上能恢复圆明园的外貌和形状,但是其历史价值和精髓是难以复原的,就算是在原址上复原也很难做到百分百复原。“只套用圆明园的名字和形式,不足以体现造园的境界和水平。”张杰说。

评论(0条评论)